小说:一个豪门少爷居然会做饭,可能是为了那个她,我又算什么

  小说:一个豪门少爷居然会做饭,可能是为了那个她,我又算什么

  “林老师,你去上课?刚好,尚霖想听一下你们班级的课,等下我们一起过去吧。”维依现在最不想见面的就是他,没想到在去的路上还是碰上了。都怪她刚刚想得太入神了,要不然换了平时,她早已经避开了。校长估计是刚从外面回来,还没有收到消息。

  维依偏着头,尽量不拿自己受伤的脸吓人,风略过她的头发,她慌忙拿手掩住,语气尽量平常地说:“校长,我今天没有安排课程,只是复习巩固。”

  莫尚霖盯着她的脸几秒,转头对校长说:“方叔叔,没事,课改天再听吧。今天麻烦你了,你先忙,我顺便跟林老师了解一下方小泽。”

  维依皱了下眉头,很想说,她忙着上课,没空跟他讲这些,“不耽误林老师的时间,刚好现在有空,林老师可以边走边说。”

  “那尚霖就麻烦林老师了。”方校长也没有多想,只道莫尚霖是个有责任心的孩子,就连这种事情都还要亲自过问。

  目送着方校长远去,维依深呼吸一口气,看着莫尚霖道:“你别装了,不管你怎么做,小朔我都不会放手的。还有,别试图插手我的生活!”

  “我资助小泽两年了,了解他的情况总不为过吧?如果我的举动对你造成了影响,那么我道歉。”莫尚霖好脾气地说道。

  维依不想搭理她,只好扭头离开,却不想手臂被莫尚霖扯住,她促不及防的落入到他的怀里,她突然有点委屈,为什么每个人都要这么欺负她,就因为她没有权势?!

  维依拼了全力挣扎出莫尚霖的怀抱,冷冷盯着莫尚霖,“你想干什么,连你也想毁了我吗?”

  这样像个刺猬一样的维依,让莫尚霖心弦蹦得断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她刚刚说的是‘又毁了她’?!莫尚霖打量了维依两眼,手伸向她的脸蛋,拨开她的头发,五指印清晰浮现在她白皙的脸蛋上,让他眼睛紧缩了几下,好一会儿才问道:“疼吗?”

  这么温柔的话语,让维依控制不住流下了眼泪,有几滴泪水还落在他的手心上,凉凉的,他顿了下,伸出手替她抹掉眼泪。只是眼泪一旦宣泄而出,就像开了水龙头的水,怎么都止不掉。莫尚霖揽着她,直接到了树的背后,用嘴唇亲吻她的眼睛,这一招非常有效,很快她就不哭了。

  维依难以置信,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他居然变得如此……。面对维依无暇纯真的眼睛,他扶额笑道:“不哭啦,现在总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吧?”

  “没什么?!”维依别扭的转过头,听到上课铃声,惊呼了一声,“都怪你,我要迟到了。”

  “依依,你这样去上课,不怕学生看到了会担心吗?”莫尚霖担忧地说道,“现在的孩子都很敏感,你的脸需要找个地方敷一下,不然肿了,小朔看到也会伤心。”

  维依算是明白了,说来说去,他就是为了小朔,不过他所说的两点倒是抓住了她的痛脚,她正犹豫着,“那我的课怎么办?”

  “让其他老师帮你先上吧。”莫尚霖不给她机会,直接拨通了校长的电话,吓得维依连忙挂断他的电话,“你干什么,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不可?”

  莫尚霖收回手机,直直的盯着维依看,好一会儿才说道:“好,那你打。”

  维依想到萧筱今天早上都没有课,就给她打了电话,让她今天早上先帮忙给孩子们上数学课,下午再上语文课。萧筱还连问了她几次有没有事,维依只好含糊的说,没什么大事,让她别担心。

  莫尚霖一直跟着维依,让她想忽略都困难,她只好转过身来,气闷道:“你别跟着我,我自己可以的。”

  “没办法,谁叫你是我孩子的妈咪。”莫尚霖故作无奈地说道。

  维依皱了下眉头,正还要说些什么,听到熟悉的声音,赶紧拉着莫尚霖的手,向相反的方向走去,莫尚霖虽然疑惑,不过难得她肯带上他,心情也愉悦起来。

  不同于莫尚霖的喜悦,维依有点害怕,他知道真相会怎么样,会不会更加奚落她?原本他就没看好她抚养小朔,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让他更加坚定把小朔抢走?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他知道这件事情。

  “依依,你想带我去哪里?”莫尚霖看到前面就是学校的围墙,她还一个劲的往前面走,若不提醒她,她还真会带着他一起撞墙。

  她茫然地看向前方,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放开了莫尚霖的手,轻声道:“对不起,刚刚在想事情。”接着,又掉转头,往原路折回去。

  他盯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看来这件事情,想让她主动交待是不可能的了。他快步与她并肩同行,“我对你们学校路不熟,你把我带到校门口吧。”

  她脚步稍顿了下,他撒谎的技术实在不高明,从来都是她迷路,他带她走出迷宫。如此方向感良好的人,来学校又不是一次两次,会不知道校门在哪里?

  莫尚霖见维依一副深表怀疑的样子,他还特别认真的加了一句,“以前都忙着跟方叔叔谈事情,都忘了要记路。林老师不会不愿意吧?”

  “莫尚霖,这么多年不见,你厚脸皮程度倒是练得出神入化。”维依说完,加快了步子,他也笑着跟上她的脚步。其实哪里是他厚脸皮,而是她不理他,他只能把他的脸皮刷得比墙还厚。

  在校门口的时候,莫尚霖拉住了维依的手,“看在你替我带路的份上,我送你回家吧。”

  她想挣脱,但是他用的力道有点大,让她挣脱不开,“林老师,保安在看着我们,给点面子行吗?”

  她脸上立马燥热起来,二话不说坐进了副驾驶座,莫尚霖终于能感受脸皮薄的人给他带来的好处。

  “家里还有药吗?”莫尚霖问。

  “不用了,我用鸡蛋敷就可以。”维依不太自然地回答道,什么家里,那是她的家,与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那你等我一下,我去超市买点东西。”莫尚霖点了下头,就推开车门出去,看着他挺拔的身姿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心里不可避免的觉得温暖。她苦笑的晃了下头,她居然觉得温暖,这是个多么奢侈的词!或许真是是自己太过于脆弱了,才会连这么微小的事情都觉得满足。

  维依无聊靠在了椅子上休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回来了,她睁开眼睛,看到他把买的东西放在后座,瞄了几眼,最后还是忍不住说道:“中午做饭太麻烦了,出去吃,叫外卖也可以的。”她实在没有心情做饭。

  “做饭也很快的。”莫尚霖淡笑着说,之后发动车子。

  果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又不是他做饭,他怎么知道很快呢?

  回去后,她习惯性放下包包,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莫尚霖却倒了杯温水放在她面前,之后又拿着菜进了厨房。等到他出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两颗鸡蛋。

  看着他不是很娴熟的剥鸡蛋,然后用干净的布包裹着,没等她反应,他拨开她的头发,温热的触感在她左脸颊上爬行,她脸皮薄,慌忙伸出手,触碰到他指间的冰冷,手又缩了回来,“那个……我来吧。”

  “好。”莫尚霖多看了眼她嫣红的脸颊,把手上的东西给她,又转身回厨房忙活。

  等维依听到厨房传来炒菜的声音,还愣了下,慢慢踱步走到厨房门口,看到他正熟练的翻炒着西红柿鸡蛋,西红柿的清香,伴随着香浓的鸡蛋香味向她袭来,她呆呆的立在厨房门口,连脸都忘了敷。

  “饿了吗?很快就好。”莫尚霖很早前就听到维依的脚步声,本以为她会说些什么,可是等了半天她都没有开口,他只好开口道。

  “噢,还好。”维依醒过神来,又折回沙发上敷脸。

  厨房里仍然会传来不大不小的声响,维依失神那一刻,居然想到了一个非常温馨的句子,那就是她想要的家,爱人在厨房里捣鼓吃的,她在厨房看着他忙碌的背影。曾经她有幻想过很多次,只是在只身一人来到C市后就幻灭了。

  他不会做饭,她知道的。试问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这几年又有事业要忙碌的男人,却能在短短时期内,练就这样的厨艺,那他得多爱那个女人,才可以为她洗手做羹啊?

  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痛起来,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对他刀枪不入,没想到……还是会痛?!

  “依依,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莫尚霖炒好菜端出桌面,看到维依坐在沙发上,低垂着头,不知道想什么。他走近了,才发现她的身体在颤抖。

  “莫尚霖…….”维依擦拭掉眼角的泪水,抬起头,本来她想问他究竟有没有心的,可是却觉得自己这句话有点搞笑,改而说道:“我饿了。”

  莫尚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