鄱阳的历史文化符号——鄱阳老街

  鄱阳镇有条老街叫正街,沿饶河北岸而建,东西走向,一九四九年解放后改为解放街,但是鄱阳人仍然称此为老街。改革开放以来,鄱阳老街虽然夹杂着几幢新楼于其中,但那老模老样依稀可见。历史上,鄱阳老街商贾云集,百货归墟。有“十里长街半边商,万家灯火不夜天”之美誉,为饶州第一街。狭义的鄱阳老街当是指古城永平门外起至筷子巷止,而现在称的鄱阳老街包括整条解放街路段,从管驿前村口至饶河东端的范围都在其中,约有六、七华里路程。在解放后出生的鄱阳人,对老街除了有“商家云集、百货凝聚,车水马龙,喧嚣热闹”的印象之外,她的一些特殊文化符号,在鄱阳人脑海中也烙下了深深地印迹。

  

  鄱阳“培土为市”的首选地

  鄱阳城,秦、汉时“吴芮筑城”选在饶河北岸而建,而隋代刺史梁文谦“培土为市” 则是为经济发展需要。梁文谦依城东永平门向饶河东首发展“培土为市”,随着时代的前进步伐,“城”与“市” 融为一体,成为曾经千年繁华辉煌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郡、州、府治所。

  鄱阳史料载:隋大业年间,郡守梁文谦、巡官刘宗宏县城东门永平门外至饶河东端芦洲(今姚公渡处)“培土为市”,工程完成后,史称之为“隋堤”。唐代寓居鄱阳诗人卢纶有诗为赞:“若到隋堤望.应逢花满船。”

  吴芮筑“城”是为了“防卫”敌人攻击,而梁文谦设“市” 为什么选在城的东首呢!

  

  鄱阳上游有昌江与饶河,下游邻鄱阳湖。在以水运交通为主的时代,鄱阳显然具有商贸区位优势。随着市场的扩大,经济的发展,“市” 的功能越加齐全,街道也就渐渐形成,街道又加入“市” 的队伍,街道在扩展更加繁荣了市场的同时,又融入“城” 的范围之内。于是,“市”的首选是基于其地段“通江达海”的水运优势,鄱阳老街的雏形原于“市”的形成。

  州府“市场功能”的完善处

  鄱阳老街的形成与其地理位置的“市场功能”完善有关,其地有几处大型容纳许多劳力的“市场工地”配置与能聚集人气的“市场货源”,如张王庙与张王庙码头,围绕张王庙与张王庙码头而兴起的“庙市” 与码头“船运市场”; 还有铸造铜业的永平监,不远处又有荐福寺,以及永平关外的饶州总铺驿站(邮递及接待处)。这些在当时都是非为州府治所不能有的庞大建筑,无疑给完善鄱阳老街的“市场功能” 起到了无法替代的作用。这些能活跃市场的建筑大都在唐早中期就有在鄱阳存在的迹象,永平监始建约在唐肃宗乾元初年(758年),北宋初年它已是唯一的铜钱铸造基地,也是宋代四大钱监之首。唐、宋时永平监的铸钱量很大,北宋太平兴国以后达到岁铸四十万贯(一贯一千枚)。

  

  唐中期,江南经济迅速发展,逐渐成为全国经济重心的地位。当中原大地被藩慎兼并搞得残破不堪的时候,唐王朝中央能够有效控制住的州县主要在东南,财赋来源也依赖于江南。正是这个时候,饶州永平监诞生了,给唐朝封建经济和皇室财政带来新的希望,也给鄱阳老街市场奠定了货物进出、人员来往的基础。

  特别是明清时期,张王庙的市场功能受到了鄱阳文人的重视,文章中出现了“用章明教”与“庙市”的字眼,这种文化现象的显现,当是鄱阳老街市场繁荣的呈现。

  水运“交通枢纽”的中转站

  古代交通运输主要是靠水运。鄱阳占邻鄱阳湖的地理环境之优势,特别景德镇瓷器闻名以后,鄱阳的水运更加繁忙,一度成为了安徽西南、福建西北连接鄱阳湖水运的“交通枢纽”中转站。鄱阳老街就是这个“交通枢纽”中转站的落脚点。

  鄱阳古代水运以明代朝廷在鄱阳古城月波门外设官窑瓷器转运机构御器厂后,码头功能大致分为:官驿前(现称管驿前)为官家货物码头,主要承担官窑瓷器的出口;东门口码头主要为客运服务;而处在饶河东端的张王庙码头是为鄱阳老街市场服务的民间进货物的场所。

  

  饶河汇昌江、乐安河之水注入鄱阳湖后,出湖口,通江达海。昌江上游接景德镇、浮梁、婺源、祁门、黄山;乐安河上游通信州、乐平、德兴、鹰潭、武夷山等。上游的物产及人员的进出,都经鄱阳转运,于是,景德镇瓷器、浮梁的伞、婺源的茶叶、祈门的盐、乐平的谷酒、鹰潭的竹子、武夷山木材等都经河流汇入鄱阳码头。凡此种种,如此因需而成“系统” 或“配套”的教育、销售、居所、制造工厂、加工作坊、转运货仓等休闲、娱乐场所的不断增加与扩展,更加巩固了鄱阳老街为当时鄱阳湖上水运的一个“交通枢纽”中转站地位。

  海上“丝绸之路”的起始点

  江西景德镇在春秋战国时期地属楚国,秦属九江郡番县,汉属豫章郡鄱阳县。三国时为吴地,东晋设镇,始称“昌南”,后易名“新平”,辖于江州,唐天宝元年(公元742年)更名 “浮梁”,北宋赵恒景德元年(公元1004年)定名“景德镇”,辖于浮梁县。景德镇在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因镇产青白瓷质地优良,遂以皇帝年号为名置景德镇,并沿用至今。元代,浮梁县一度升为州,景德镇属辖州。明代州又改称为县,景德镇在行政上属县辖区。浮梁县在古代一直属饶州辖区,饶州治所一直在鄱阳,景德镇当是饶州一镇。

  

  “南海一号”上出土的宋代铜镜曾经令不少专家惊喜。这面铜镜已经锈迹斑斑,但上面雕刻的花纹依稀可辨。专家表示,这面铜镜是非常典型的葵花形铜镜,其精致之处在于镜柄上有一条凹凸槽。饶州永平监造铜镜,这面铜镜是否是饶州永平监造呢,也值得探究。

  

  不管“南海一号”上铜镜是否是饶州永平监造,沉船中有宋代“江西景德镇窑系”瓷器,就能证明饶州“物品” 参予了此次海上航行活动。这些个“物品” 不是单纯一两个独立而行,而是“结伴”远航,且是存在于水运的船上,那么这批被称之为“国宝”的瓷器,便可开口说话了:饶州治所的鄱阳老街是海上“丝绸之路”起始点。

  古代饶州地域内瓷器、铜钱、漆器与茶叶等资源很丰富。鄱阳脱胎漆产品制作工艺始于东汉时期,永平监初创于唐,北宋已是唯一的铜钱铸造基地,也是宋代四大钱监之首。饶州景德镇瓷器早就闻名遐迩,饶州是唐代著名的茶产区,据《元和郡县图志》载,唐元和八年(813),饶州浮梁每岁出茶700万驮,税15万贯,约占全国产量的三分之一。由此可见,鄱阳老街不仅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始点和搬运工,而且扮演了海上“丝绸之路” 途中的一个重要角色。可能是饶州淡出中国行政区划视线,以及依鄱阳湖的水运交通也渐渐地退岀历史舞台,史学家们在研究海上“丝绸之路” 时,也把她给勿略不记了,这是很不应该的。

  

  鄱阳老街如同留在额头上的一道道皱纹,向我们证明着老城的历史。无论是街道的长度宽度,还是形成街道的一沙一土一砖一石,还是街道上的老房子、老字号,还是曾经居住在这里的各色人等,都以资深的份量,存放在人们的记忆里。皱纹越深,历史越悠久。若时光能倒回,我也想亲眼看看她的故事,那是曾经鄱阳最美的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