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卖葡萄的人多收了我两块钱

  转眼暑假即将结束,在农村基层任教的我家先生今天返回老家去准备开学事宜,平时他就是这样和婆母一起在老家生活。

  对于两地分居的我们来说,颇有些“相见时难别易难”的意味,于是决定中午包饺子吃。上午我独自出门去买韭菜和肉,遇见新鲜且纯甜的葡萄就决定多买点儿带给婆母吃。

  卖葡萄的摊主一开始说四块钱一斤,我说多买些三块钱一斤吧,虽然一旁他的媳妇很想按十块钱三斤来卖,但男摊主还是决定按三块一斤的价格把葡萄卖给我。

  结账时,因为有个四块的零头,摊主的媳妇应该找给我六块钱,当时我正听中年摊主和另一个人聊他得过脑血栓的事儿,一走神误算成该找我四块钱,就只接过了她手里的五块钱,又给了她我的一块钱。

  走了一截路,我算过账来了,据本地民风,回去找她的话对方大概也能承认错了账,但一想到那个摊主得过脑血栓家里不容易,觉得还是算了吧,多给他们两块钱又何妨。回家讲了此事,我先生和女儿也没什么意见。

  高英写于2019年8月25日下午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高英1973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8

  字数 395

  转眼暑假即将结束,在农村基层任教的我家先生今天返回老家去准备开学事宜,平时他就是这样和婆母一起在老家生活。

  对于两地分居的我们来说,颇有些“相见时难别易难”的意味,于是决定中午包饺子吃。上午我独自出门去买韭菜和肉,遇见新鲜且纯甜的葡萄就决定多买点儿带给婆母吃。

  卖葡萄的摊主一开始说四块钱一斤,我说多买些三块钱一斤吧,虽然一旁他的媳妇很想按十块钱三斤来卖,但男摊主还是决定按三块一斤的价格把葡萄卖给我。

  结账时,因为有个四块的零头,摊主的媳妇应该找给我六块钱,当时我正听中年摊主和另一个人聊他得过脑血栓的事儿,一走神误算成该找我四块钱,就只接过了她手里的五块钱,又给了她我的一块钱。

  走了一截路,我算过账来了,据本地民风,回去找她的话对方大概也能承认错了账,但一想到那个摊主得过脑血栓家里不容易,觉得还是算了吧,多给他们两块钱又何妨。回家讲了此事,我先生和女儿也没什么意见。

  高英写于2019年8月25日下午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转眼暑假即将结束,在农村基层任教的我家先生今天返回老家去准备开学事宜,平时他就是这样和婆母一起在老家生活。

  对于两地分居的我们来说,颇有些“相见时难别易难”的意味,于是决定中午包饺子吃。上午我独自出门去买韭菜和肉,遇见新鲜且纯甜的葡萄就决定多买点儿带给婆母吃。

  卖葡萄的摊主一开始说四块钱一斤,我说多买些三块钱一斤吧,虽然一旁他的媳妇很想按十块钱三斤来卖,但男摊主还是决定按三块一斤的价格把葡萄卖给我。

  结账时,因为有个四块的零头,摊主的媳妇应该找给我六块钱,当时我正听中年摊主和另一个人聊他得过脑血栓的事儿,一走神误算成该找我四块钱,就只接过了她手里的五块钱,又给了她我的一块钱。

  走了一截路,我算过账来了,据本地民风,回去找她的话对方大概也能承认错了账,但一想到那个摊主得过脑血栓家里不容易,觉得还是算了吧,多给他们两块钱又何妨。回家讲了此事,我先生和女儿也没什么意见。

  高英写于2019年8月25日下午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