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天赋才干绑架了 ——基于优势读懂自己

  ? ? ? ? ? 我被天赋才干绑架了

  ? ? ? ? ? ? ? ? ? ? ? ? ——基于优势读懂自己

  ? 我们每一个人内心深藏了34颗天赋才干的种子,这些稚嫩的种子被分在了4个不同维度的栅栏里:

  ? 老大是执行力,喜欢沉稳的紫色,它被称为实干家,善于将想法化为现实;

  ? 老二是影响力,喜欢明亮的黄色,它被称为推动家,善于掌控局势、发表观点;

  ? 老三是关系建立,喜欢忧郁的蓝色,它被称为老好人,善于建立巩固关系;

  ? 老四是战略思维,喜欢火热的红色,它被称为梦想家,善于天马行空的分析事情。

  ? 四个栅栏不分伯仲,34颗才干种子散落其中

  ? 从我们出生开始,这34颗才干种子就开始慢慢成长,我们在不经意间滋养、灌溉着这些具有神奇魔力的种子。有的茁壮成长,成为了突显优势的小苗;有的没能精心照顾,看似有些发蔫,但感觉依然顽强的期待被主人看到;有的一时施肥过旺,险些烧坏了种子……

  ? 这34颗富有魔力的种子,就是盖洛普优势才干。这些种子仿佛基因密码般神奇,透过它们,我们可以洞察一个人真实的需求。

  

  ? ? 这是一位在盖洛普优势识别器视角下的姑娘,你觉得她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她的34颗种子散乱的不太平均。

  ——这一定是个动力满满、风风火火的姑娘。

  ——这姑娘属于忙起来不要命的,而且一直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这姑娘执行力太强了,可相对应的战略思维很弱,这说明什么呢?

  ——这姑娘是实干家,可能不善于考虑他人的感受。

  ……

  ? 这个姑娘就是我。当我在今年2月初,拿到这个测评结果时,最大的感受:这肯定是我。而后陷入了对自己的否定中:原本希望通过测评,看看自己的潜力优势,但,没想到我的优势是我已经知道的,失望。我的前5都在执行力,至今我还没听说过有谁前五都在一个栅栏里,朋友们对我的报告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前5少有执行力的朋友,纷纷向我取经,羡煞我的实干精神,殊不知,他们的战略思维、关系建立,是我真心想要的。只做不想,我是不是不用脑,工作生活中确实有这样的情况,郁闷。

  ? 带着这样的一份迷惑,2019年我开始走向优势之旅——基于优势读懂自己。

  ? 2月参加了简耕优势的一阶课程,我认识了34颗神奇的种子,它们每一个都不同,并无好坏之分,只有开启方式的不同。在前5的优势中,我特别喜欢成就+专注,这两个也是我在2018年被不断激发,激励我个人成长非常重要的两员大将。通过课程活动,我觉察到我不是不用脑,只是我开启思维模式是需要通过行动的方式。

  ? 在一阶课程的最后,我留下了一份深深的觉察:

  ? 我们每个人都觉得,别人的优势是最好的,嫌弃着自己的优势。当我们真正去发现、去觉察、去接纳自己的优势,才懂得那是真正的自己。

  ? 从2月到7月,我允许了一切的存在与发生,用行动开启思维模式,有意识的在纸上划拉几下,或是敲打键盘,慢慢的清晰、系统化的思维方式会跃然纸面。允许自己忙,不抱怨忙,因为我知道那是我的high点。忙是我的high点

  ? 如果说2月的优势课程,让我接纳了执行力超强的天赋优势,那么7月二阶的优势课程,让我摘掉了才干的标签,有意识的去发挥优势的作用。

  ? 7月刚刚开始假期,我又继续北上学习二阶课程,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课上自己的思维好像停滞了,那些我一直引以为傲的觉察力一下子冻住了。3天的课程,在课堂中是无感状态,每天往返于京津两地的双城生活,而我的觉察好像随着火车开启的一刻渐渐启动了。这种觉察随着复盘过程的深化,更进了一步。

  

  ? ? ? ? ? 我被天赋才干绑架了

  ? 在我心底有一个结:好的咨询师都是偏战略思维的。而我在战略思维处于弱势,那么我还要不要去继续坚持的走下去呢?!

  ? 路的探索,并没有随着刻意练习技能而增加信心,反而这个结好像越来越深。即便客户对我有很满意的评价。而我少有那种咨询后的满足感。我觉得我的战略思维是弱势,不能从更宏观的视角分析,不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不能洞察客户内心的状态。

  ? 就在二阶课上,我下课找杜坚老师问“是不是咨询师都是偏战略思维的?”和助教探讨“怎样能把理念、关联、分析、战略这些我25开外的才干调用起来”而得到的答案好像都是微微一笑。而这个迷之微笑起初让我觉得无解的,更是陷入了困惑之中。

  课上的优势会诊,我希望同小组的伙伴们帮我分析一下。

  伙伴们的问题,带给我一些觉察:

  ——对咨询师的假设是哪里来的?

  ——这个是我自己觉得的。我觉得如果战略思维强一些,就可以从宏观、俯视的视角带客户走出困惑,而不是在咨询时会陷入困惑。

  ? 这个问题,经伙伴们再三跟我确认,后来我发现“打败自己的是我们内心的假设。”

  ——客户给你满意的评价,为什么你自己对自己的评价不高?

  ——我想我没有达到自己的标准,所以感觉不舒服,我希望自己能做的更好。而这个更好又回到了那个假设。

  ? 伙伴们将我的困惑与前10的才干相对应,有的觉得是公平过度了,有的觉得是不是责任过度发挥了,有的觉得是不是信仰和追求绑在一起造成的……

  ? 我当时依次拿出了三张卡片:责任、信仰、公平,读报告中的采取行动和留意盲点部分,每一个都不是很有感觉,继续陷入更深的困惑中,这是不是无解了呢?!

  ? ——做生涯规划师的探索,我还是会依旧做下去,我想这符合我的“信仰”才干,做自己认为对的事,而且能帮助更多的人。但这个困惑,我并没有解开。

  ? 那天在回家的火车上,我拿出报告,认真的读了起来。

  ? 出自“责任”

  ? 是我假设的职业道德,所以我自卑的认为自己在这个方面是弱势,即便我的客户对咨询均在5星,因为我没有而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原来我被天赋才干绑架了。

  ? ? 一下子,我好像明白杜坚老师和助教娜娜 那个迷之微笑了。

  ? 很多时候,我们因为自己弱势而焦虑,实则让我们陷入困扰的反而是优势过度的发挥。

  ? “责任”在之前,我就是觉得它让我太累了。领导布置的各项工作认真完成,不放心其他成员干,亲力亲为。

  ? 这次的觉察,我才发现,我被“责任”绑架了,为自己竖了一道道的铜墙铁壁的牢笼。

  ? ,让自己有喘息的机会。

  

  这34颗神奇的种子中那些被浇灌、被滋养的前5-10颗种子,每一个都有两面,如果过度使用或压抑受限,都会我们困惑的源头。面对困惑,不要想我们没有的,去看看那些就在你手中的才干,往往是他们在作祟。

  ? 已经拥有的才干种子要倍感珍惜。从模式驱动到目标驱动,恰恰是从野蛮利用才干到绽放优势的过程。

  ? Ps:就在结束优势课程的一周内,我为5为客户进行了职业生涯咨询,得到了客户满分的认可,摘掉了被绑架的那部分才干,让我获得了做咨询师的最大满足感。

  ? 基于优势读懂自己才刚刚开始……

  郑郑日上——Abby郑

  ? 我是生涯故事的陪伴者,“不急不缓”只为了陪来询者走一程,做一个“生涯故事的中立者”

  96

  郑郑日上Abby郑

  0.8

  2019.07.21 01:05*

  字数 2727

  ? ? ? ? ? 我被天赋才干绑架了

  ? ? ? ? ? ? ? ? ? ? ? ? ——基于优势读懂自己

  ? 我们每一个人内心深藏了34颗天赋才干的种子,这些稚嫩的种子被分在了4个不同维度的栅栏里:

  ? 老大是执行力,喜欢沉稳的紫色,它被称为实干家,善于将想法化为现实;

  ? 老二是影响力,喜欢明亮的黄色,它被称为推动家,善于掌控局势、发表观点;

  ? 老三是关系建立,喜欢忧郁的蓝色,它被称为老好人,善于建立巩固关系;

  ? 老四是战略思维,喜欢火热的红色,它被称为梦想家,善于天马行空的分析事情。

  ? 四个栅栏不分伯仲,34颗才干种子散落其中

  ? 从我们出生开始,这34颗才干种子就开始慢慢成长,我们在不经意间滋养、灌溉着这些具有神奇魔力的种子。有的茁壮成长,成为了突显优势的小苗;有的没能精心照顾,看似有些发蔫,但感觉依然顽强的期待被主人看到;有的一时施肥过旺,险些烧坏了种子……

  ? 这34颗富有魔力的种子,就是盖洛普优势才干。这些种子仿佛基因密码般神奇,透过它们,我们可以洞察一个人真实的需求。

  

  ? ? 这是一位在盖洛普优势识别器视角下的姑娘,你觉得她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她的34颗种子散乱的不太平均。

  ——这一定是个动力满满、风风火火的姑娘。

  ——这姑娘属于忙起来不要命的,而且一直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这姑娘执行力太强了,可相对应的战略思维很弱,这说明什么呢?

  ——这姑娘是实干家,可能不善于考虑他人的感受。

  ……

  ? 这个姑娘就是我。当我在今年2月初,拿到这个测评结果时,最大的感受:这肯定是我。而后陷入了对自己的否定中:原本希望通过测评,看看自己的潜力优势,但,没想到我的优势是我已经知道的,失望。我的前5都在执行力,至今我还没听说过有谁前五都在一个栅栏里,朋友们对我的报告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前5少有执行力的朋友,纷纷向我取经,羡煞我的实干精神,殊不知,他们的战略思维、关系建立,是我真心想要的。只做不想,我是不是不用脑,工作生活中确实有这样的情况,郁闷。

  ? 带着这样的一份迷惑,2019年我开始走向优势之旅——基于优势读懂自己。

  ? 2月参加了简耕优势的一阶课程,我认识了34颗神奇的种子,它们每一个都不同,并无好坏之分,只有开启方式的不同。在前5的优势中,我特别喜欢成就+专注,这两个也是我在2018年被不断激发,激励我个人成长非常重要的两员大将。通过课程活动,我觉察到我不是不用脑,只是我开启思维模式是需要通过行动的方式。

  ? 在一阶课程的最后,我留下了一份深深的觉察:

  ? 我们每个人都觉得,别人的优势是最好的,嫌弃着自己的优势。当我们真正去发现、去觉察、去接纳自己的优势,才懂得那是真正的自己。

  ? 从2月到7月,我允许了一切的存在与发生,用行动开启思维模式,有意识的在纸上划拉几下,或是敲打键盘,慢慢的清晰、系统化的思维方式会跃然纸面。允许自己忙,不抱怨忙,因为我知道那是我的high点。忙是我的high点

  ? 如果说2月的优势课程,让我接纳了执行力超强的天赋优势,那么7月二阶的优势课程,让我摘掉了才干的标签,有意识的去发挥优势的作用。

  ? 7月刚刚开始假期,我又继续北上学习二阶课程,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课上自己的思维好像停滞了,那些我一直引以为傲的觉察力一下子冻住了。3天的课程,在课堂中是无感状态,每天往返于京津两地的双城生活,而我的觉察好像随着火车开启的一刻渐渐启动了。这种觉察随着复盘过程的深化,更进了一步。

  

  ? ? ? ? ? 我被天赋才干绑架了

  ? 在我心底有一个结:好的咨询师都是偏战略思维的。而我在战略思维处于弱势,那么我还要不要去继续坚持的走下去呢?!

  ? 路的探索,并没有随着刻意练习技能而增加信心,反而这个结好像越来越深。即便客户对我有很满意的评价。而我少有那种咨询后的满足感。我觉得我的战略思维是弱势,不能从更宏观的视角分析,不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不能洞察客户内心的状态。

  ? 就在二阶课上,我下课找杜坚老师问“是不是咨询师都是偏战略思维的?”和助教探讨“怎样能把理念、关联、分析、战略这些我25开外的才干调用起来”而得到的答案好像都是微微一笑。而这个迷之微笑起初让我觉得无解的,更是陷入了困惑之中。

  课上的优势会诊,我希望同小组的伙伴们帮我分析一下。

  伙伴们的问题,带给我一些觉察:

  ——对咨询师的假设是哪里来的?

  ——这个是我自己觉得的。我觉得如果战略思维强一些,就可以从宏观、俯视的视角带客户走出困惑,而不是在咨询时会陷入困惑。

  ? 这个问题,经伙伴们再三跟我确认,后来我发现“打败自己的是我们内心的假设。”

  ——客户给你满意的评价,为什么你自己对自己的评价不高?

  ——我想我没有达到自己的标准,所以感觉不舒服,我希望自己能做的更好。而这个更好又回到了那个假设。

  ? 伙伴们将我的困惑与前10的才干相对应,有的觉得是公平过度了,有的觉得是不是责任过度发挥了,有的觉得是不是信仰和追求绑在一起造成的……

  ? 我当时依次拿出了三张卡片:责任、信仰、公平,读报告中的采取行动和留意盲点部分,每一个都不是很有感觉,继续陷入更深的困惑中,这是不是无解了呢?!

  ? ——做生涯规划师的探索,我还是会依旧做下去,我想这符合我的“信仰”才干,做自己认为对的事,而且能帮助更多的人。但这个困惑,我并没有解开。

  ? 那天在回家的火车上,我拿出报告,认真的读了起来。

  ? 出自“责任”

  ? 是我假设的职业道德,所以我自卑的认为自己在这个方面是弱势,即便我的客户对咨询均在5星,因为我没有而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原来我被天赋才干绑架了。

  ? ? 一下子,我好像明白杜坚老师和助教娜娜 那个迷之微笑了。

  ? 很多时候,我们因为自己弱势而焦虑,实则让我们陷入困扰的反而是优势过度的发挥。

  ? “责任”在之前,我就是觉得它让我太累了。领导布置的各项工作认真完成,不放心其他成员干,亲力亲为。

  ? 这次的觉察,我才发现,我被“责任”绑架了,为自己竖了一道道的铜墙铁壁的牢笼。

  ? ,让自己有喘息的机会。

  

  这34颗神奇的种子中那些被浇灌、被滋养的前5-10颗种子,每一个都有两面,如果过度使用或压抑受限,都会我们困惑的源头。面对困惑,不要想我们没有的,去看看那些就在你手中的才干,往往是他们在作祟。

  ? 已经拥有的才干种子要倍感珍惜。从模式驱动到目标驱动,恰恰是从野蛮利用才干到绽放优势的过程。

  ? Ps:就在结束优势课程的一周内,我为5为客户进行了职业生涯咨询,得到了客户满分的认可,摘掉了被绑架的那部分才干,让我获得了做咨询师的最大满足感。

  ? 基于优势读懂自己才刚刚开始……

  郑郑日上——Abby郑

  ? 我是生涯故事的陪伴者,“不急不缓”只为了陪来询者走一程,做一个“生涯故事的中立者”

  ? ? ? ? ? 我被天赋才干绑架了

  ? ? ? ? ? ? ? ? ? ? ? ? ——基于优势读懂自己

  ? 我们每一个人内心深藏了34颗天赋才干的种子,这些稚嫩的种子被分在了4个不同维度的栅栏里:

  ? 老大是执行力,喜欢沉稳的紫色,它被称为实干家,善于将想法化为现实;

  ? 老二是影响力,喜欢明亮的黄色,它被称为推动家,善于掌控局势、发表观点;

  ? 老三是关系建立,喜欢忧郁的蓝色,它被称为老好人,善于建立巩固关系;

  ? 老四是战略思维,喜欢火热的红色,它被称为梦想家,善于天马行空的分析事情。

  ? 四个栅栏不分伯仲,34颗才干种子散落其中

  ? 从我们出生开始,这34颗才干种子就开始慢慢成长,我们在不经意间滋养、灌溉着这些具有神奇魔力的种子。有的茁壮成长,成为了突显优势的小苗;有的没能精心照顾,看似有些发蔫,但感觉依然顽强的期待被主人看到;有的一时施肥过旺,险些烧坏了种子……

  ? 这34颗富有魔力的种子,就是盖洛普优势才干。这些种子仿佛基因密码般神奇,透过它们,我们可以洞察一个人真实的需求。

  

  ? ? 这是一位在盖洛普优势识别器视角下的姑娘,你觉得她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她的34颗种子散乱的不太平均。

  ——这一定是个动力满满、风风火火的姑娘。

  ——这姑娘属于忙起来不要命的,而且一直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这姑娘执行力太强了,可相对应的战略思维很弱,这说明什么呢?

  ——这姑娘是实干家,可能不善于考虑他人的感受。

  ……

  ? 这个姑娘就是我。当我在今年2月初,拿到这个测评结果时,最大的感受:这肯定是我。而后陷入了对自己的否定中:原本希望通过测评,看看自己的潜力优势,但,没想到我的优势是我已经知道的,失望。我的前5都在执行力,至今我还没听说过有谁前五都在一个栅栏里,朋友们对我的报告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前5少有执行力的朋友,纷纷向我取经,羡煞我的实干精神,殊不知,他们的战略思维、关系建立,是我真心想要的。只做不想,我是不是不用脑,工作生活中确实有这样的情况,郁闷。

  ? 带着这样的一份迷惑,2019年我开始走向优势之旅——基于优势读懂自己。

  ? 2月参加了简耕优势的一阶课程,我认识了34颗神奇的种子,它们每一个都不同,并无好坏之分,只有开启方式的不同。在前5的优势中,我特别喜欢成就+专注,这两个也是我在2018年被不断激发,激励我个人成长非常重要的两员大将。通过课程活动,我觉察到我不是不用脑,只是我开启思维模式是需要通过行动的方式。

  ? 在一阶课程的最后,我留下了一份深深的觉察:

  ? 我们每个人都觉得,别人的优势是最好的,嫌弃着自己的优势。当我们真正去发现、去觉察、去接纳自己的优势,才懂得那是真正的自己。

  ? 从2月到7月,我允许了一切的存在与发生,用行动开启思维模式,有意识的在纸上划拉几下,或是敲打键盘,慢慢的清晰、系统化的思维方式会跃然纸面。允许自己忙,不抱怨忙,因为我知道那是我的high点。忙是我的high点

  ? 如果说2月的优势课程,让我接纳了执行力超强的天赋优势,那么7月二阶的优势课程,让我摘掉了才干的标签,有意识的去发挥优势的作用。

  ? 7月刚刚开始假期,我又继续北上学习二阶课程,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课上自己的思维好像停滞了,那些我一直引以为傲的觉察力一下子冻住了。3天的课程,在课堂中是无感状态,每天往返于京津两地的双城生活,而我的觉察好像随着火车开启的一刻渐渐启动了。这种觉察随着复盘过程的深化,更进了一步。

  

  ? ? ? ? ? 我被天赋才干绑架了

  ? 在我心底有一个结:好的咨询师都是偏战略思维的。而我在战略思维处于弱势,那么我还要不要去继续坚持的走下去呢?!

  ? 路的探索,并没有随着刻意练习技能而增加信心,反而这个结好像越来越深。即便客户对我有很满意的评价。而我少有那种咨询后的满足感。我觉得我的战略思维是弱势,不能从更宏观的视角分析,不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不能洞察客户内心的状态。

  ? 就在二阶课上,我下课找杜坚老师问“是不是咨询师都是偏战略思维的?”和助教探讨“怎样能把理念、关联、分析、战略这些我25开外的才干调用起来”而得到的答案好像都是微微一笑。而这个迷之微笑起初让我觉得无解的,更是陷入了困惑之中。

  课上的优势会诊,我希望同小组的伙伴们帮我分析一下。

  伙伴们的问题,带给我一些觉察:

  ——对咨询师的假设是哪里来的?

  ——这个是我自己觉得的。我觉得如果战略思维强一些,就可以从宏观、俯视的视角带客户走出困惑,而不是在咨询时会陷入困惑。

  ? 这个问题,经伙伴们再三跟我确认,后来我发现“打败自己的是我们内心的假设。”

  ——客户给你满意的评价,为什么你自己对自己的评价不高?

  ——我想我没有达到自己的标准,所以感觉不舒服,我希望自己能做的更好。而这个更好又回到了那个假设。

  ? 伙伴们将我的困惑与前10的才干相对应,有的觉得是公平过度了,有的觉得是不是责任过度发挥了,有的觉得是不是信仰和追求绑在一起造成的……

  ? 我当时依次拿出了三张卡片:责任、信仰、公平,读报告中的采取行动和留意盲点部分,每一个都不是很有感觉,继续陷入更深的困惑中,这是不是无解了呢?!

  ? ——做生涯规划师的探索,我还是会依旧做下去,我想这符合我的“信仰”才干,做自己认为对的事,而且能帮助更多的人。但这个困惑,我并没有解开。

  ? 那天在回家的火车上,我拿出报告,认真的读了起来。

  ? 出自“责任”

  ? 是我假设的职业道德,所以我自卑的认为自己在这个方面是弱势,即便我的客户对咨询均在5星,因为我没有而陷入深深的自责中。原来我被天赋才干绑架了。

  ? ? 一下子,我好像明白杜坚老师和助教娜娜 那个迷之微笑了。

  ? 很多时候,我们因为自己弱势而焦虑,实则让我们陷入困扰的反而是优势过度的发挥。

  ? “责任”在之前,我就是觉得它让我太累了。领导布置的各项工作认真完成,不放心其他成员干,亲力亲为。

  ? 这次的觉察,我才发现,我被“责任”绑架了,为自己竖了一道道的铜墙铁壁的牢笼。

  ? ,让自己有喘息的机会。

  

  这34颗神奇的种子中那些被浇灌、被滋养的前5-10颗种子,每一个都有两面,如果过度使用或压抑受限,都会我们困惑的源头。面对困惑,不要想我们没有的,去看看那些就在你手中的才干,往往是他们在作祟。

  ? 已经拥有的才干种子要倍感珍惜。从模式驱动到目标驱动,恰恰是从野蛮利用才干到绽放优势的过程。

  ? Ps:就在结束优势课程的一周内,我为5为客户进行了职业生涯咨询,得到了客户满分的认可,摘掉了被绑架的那部分才干,让我获得了做咨询师的最大满足感。

  ? 基于优势读懂自己才刚刚开始……

  郑郑日上——Abby郑

  ? 我是生涯故事的陪伴者,“不急不缓”只为了陪来询者走一程,做一个“生涯故事的中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