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在巷子深处的人事

  我其实还是有一点社交恐惧,喜欢独处的自在,每一次出门都害怕与房东阿姨的偶遇。

  “吃了吗?”“阿姨好”

  这些话怪怪的,出不出口,只能用力地笑一笑,但其实我脸都僵了,而下一刻开始我们又是很陌生的人。

  最近的生活很拮据,买了西红柿就舍不得买鸡蛋,挂面要比方便面实惠一点。

  但更多时候,是大手大脚已成习惯,或者用那么一点的金钱换区一份快乐也是值得的。

  也会在早晨六点去医院走一遭,也会在烈日下骑40分钟的车,去买一个很漂亮很亮的墨绿色笔记本。

  会用笔写下我一个人的自在,写下着平凡又带着奢侈与焦虑的生活,会在小蓝与蠢子的故事里掉眼泪。

  是的,两年了,我还是不能碰这个故事,一碰。就是溢出来的眼泪。

  两年了,小蓝应该已经投胎到阳朔的某个家庭了吧?

  那个时候,蠢子45岁,而小蓝是20岁的少女,但我依然假想着他们会在一起,这一次换蠢子先走,没有遗憾。

  今天终于鼓起勇气一个人去吃了街边的那家沾串,你看,需要两个人才可以做的事情一个人也可以。

  还是那个味道酷似忻城一位老奶奶烤的,带有烟熏味的烤年龄;那家坐满了人的涮串店…

  在巷子深处,是生活的疲惫,是一家人支起小桌子吹着冷风吃饭,是摆摊赚钱,是督促孩子写作业…

  这个世界上的生活方式太多了,这一刻,我也想做个自我又有烟火气的人!

  96

  绿羽

  010f2ab9 c7f4 4b47 8f9c cecf5842aca4

  0.8

  

  字数 517

  我其实还是有一点社交恐惧,喜欢独处的自在,每一次出门都害怕与房东阿姨的偶遇。

  “吃了吗?”“阿姨好”

  这些话怪怪的,出不出口,只能用力地笑一笑,但其实我脸都僵了,而下一刻开始我们又是很陌生的人。

  最近的生活很拮据,买了西红柿就舍不得买鸡蛋,挂面要比方便面实惠一点。

  但更多时候,是大手大脚已成习惯,或者用那么一点的金钱换区一份快乐也是值得的。

  也会在早晨六点去医院走一遭,也会在烈日下骑40分钟的车,去买一个很漂亮很亮的墨绿色笔记本。

  会用笔写下我一个人的自在,写下着平凡又带着奢侈与焦虑的生活,会在小蓝与蠢子的故事里掉眼泪。

  是的,两年了,我还是不能碰这个故事,一碰。就是溢出来的眼泪。

  两年了,小蓝应该已经投胎到阳朔的某个家庭了吧?

  那个时候,蠢子45岁,而小蓝是20岁的少女,但我依然假想着他们会在一起,这一次换蠢子先走,没有遗憾。

  今天终于鼓起勇气一个人去吃了街边的那家沾串,你看,需要两个人才可以做的事情一个人也可以。

  还是那个味道酷似忻城一位老奶奶烤的,带有烟熏味的烤年龄;那家坐满了人的涮串店…

  在巷子深处,是生活的疲惫,是一家人支起小桌子吹着冷风吃饭,是摆摊赚钱,是督促孩子写作业…

  这个世界上的生活方式太多了,这一刻,我也想做个自我又有烟火气的人!

  我其实还是有一点社交恐惧,喜欢独处的自在,每一次出门都害怕与房东阿姨的偶遇。

  “吃了吗?”“阿姨好”

  这些话怪怪的,出不出口,只能用力地笑一笑,但其实我脸都僵了,而下一刻开始我们又是很陌生的人。

  最近的生活很拮据,买了西红柿就舍不得买鸡蛋,挂面要比方便面实惠一点。

  但更多时候,是大手大脚已成习惯,或者用那么一点的金钱换区一份快乐也是值得的。

  也会在早晨六点去医院走一遭,也会在烈日下骑40分钟的车,去买一个很漂亮很亮的墨绿色笔记本。

  会用笔写下我一个人的自在,写下着平凡又带着奢侈与焦虑的生活,会在小蓝与蠢子的故事里掉眼泪。

  是的,两年了,我还是不能碰这个故事,一碰。就是溢出来的眼泪。

  两年了,小蓝应该已经投胎到阳朔的某个家庭了吧?

  那个时候,蠢子45岁,而小蓝是20岁的少女,但我依然假想着他们会在一起,这一次换蠢子先走,没有遗憾。

  今天终于鼓起勇气一个人去吃了街边的那家沾串,你看,需要两个人才可以做的事情一个人也可以。

  还是那个味道酷似忻城一位老奶奶烤的,带有烟熏味的烤年龄;那家坐满了人的涮串店…

  在巷子深处,是生活的疲惫,是一家人支起小桌子吹着冷风吃饭,是摆摊赚钱,是督促孩子写作业…

  这个世界上的生活方式太多了,这一刻,我也想做个自我又有烟火气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