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堡垒》票房惨败谁的锅大IP+流量明星的赚钱公式玩不转

  就在8月9号《上海堡垒》电影公映前就因为“千元”天价路演电影票闹上了热搜,再加上宣发刻意强调的“3亿投资”、“科幻大片”等一系列搏人眼球的噱头,要知道按照往常电影3倍回本的原则,说明在主创团队和投资方心里《上海堡垒》票房起码能达到10亿。

  

  谁能想到这部从2017年选角公布就开始“腥风血雨”的《上海堡垒》在上映三天后就这么轰轰烈烈的扑街了呢。

  看着主创团队在电影上映前信心满满,他们绝对想不到《上海堡垒》上映后豆瓣评分迅速从4.5分跌到3.3,甚至是评分系统堪称“佛系”的猫眼和淘票票页面评分都有些惨不忍睹。

  

  再说电影票房,首日7500万,虽说没有破亿但也不算太难看,但是之后两天票房居然断崖式跳水,苦苦支撑了三天《上海堡垒》票房才勉强过亿,猫眼最终票房预测也降到1.48亿,不得不说,这场资本+流量与普通观众的博弈算是彻底的输了。

  

  那么《上海堡垒》到底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烂片呢?难道是观众们对“流量”以及“小鲜肉”的偏见才使整部电影评分低下?我可以很严肃的告诉大家:不是!这部电影本身的问题大于演员的问题。

  综合各方评价,研究了一下《上海堡垒》扑街的三大原因:

  一:爱情+科幻,导演和编剧得背锅

  《上海堡垒》从设定上来说就是有很大的问题,“世界末日只剩下上海是人类最后的堡垒”,这个格局本身实在是太小家子气了,如果导演想要突出人类在生死存亡中背水一战的绝望,那么爱情线可真的太多余了,更何况舒淇和鹿晗的组合让人看不出一点Cp感。

  

  说起导演滕华涛,还真让人感慨,因为他根本不是一个所谓的“烂片导演”,执导过电影《失恋三十三天》,高分电视剧《蜗居》、《王贵与安娜》、《裸婚时代》等等,特别擅长拍摄细腻的感情转折以及男女之间由爱情到亲情的过渡。

  

  但是你再看他拍摄多人物群戏或者设定上有深度的本子《时尚女编辑》和《玉堂春》评分都不太高,可以说大框架拉不起来是滕华涛导演一个很大的硬伤。

  

  无独有偶,《上海堡垒》的编剧兼原作者江南,也特别擅长写细腻的感情戏,通过人物内心的波折去推动剧情是他的拿手好戏。

  两个擅长内心戏的剧组灵魂人物碰撞在一起,最大的问题就是宏观设定垮掉,剧情稀碎,《上海堡垒》的设定从一开始的人类面对外星人来袭不得不拼命自救的壮烈科幻大片,到实际上映后变成了一群人用手枪打外星人的网络游戏。

  

  所以《上海堡垒》扑街的责任,编剧和导演真的得扛一半。

  二:资本和流量的游戏再也不灵了

  《上海堡垒》公布要影视化的时候,也正是鹿晗作为流量明星风头最劲的时候,一条微博上千万评论上亿转发还破了吉尼斯记录,资本选择了鹿晗也就是变相选择了粉丝经济。

  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从资本选择流量的那一刻起,其实就等于放弃了普通观众,把《上海堡垒》打上了粉丝电影的烙印。

  

  想要粉丝买单,那么电影绝对不能丑化演员,这个流量在电影中必须每一刻都得是“好看的”,不管电影是什么设定,哪怕天都要塌下来,明星在电影中都得是妆容精致到随时都能走红毯。

  这一点在《上海堡垒》里体现的淋漓尽致,鹿晗饰演的江洋和舒淇饰演的林澜从头到尾都美的惊人,哪怕是天崩地裂上海土崩瓦解之时,江洋厚重的韩式刘海和林澜飘逸的长发都纹丝不动,也不管到底合理不合理。

  

  总之,在资本眼里,粉丝只是一群看脸就会买票,根本不在乎剧情是否有bug的票房机器。

  但是《上海堡垒》的bug 不是靠粉丝贡献票房就能弥补,来势汹汹的恶评希望能让整个电影行业清醒一下,你们曾经奉为经典的“大IP+流量明星”赚钱公式,已经彻底玩不转了。

  希望各方都认真品味一下《上海堡垒》的上座率,好好思考一下中国未来的电影之路到底该怎么走。

  

  三:没有特效支撑的电影不叫科幻电影,没有演技支撑的明星也不叫演员

  《上海堡垒》最大的败笔就是,号称3.6亿的科幻大制作,从头到尾都拙劣的可怕,可以说整部电影里能拿得出手的特效基本都在预告片里了,你把几个预告片看完就等于是看完了整部电影。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外星人前来攻打地球,一个轰炸下来,写字楼屹立不倒只崩碎了几片玻璃,你说外星人要是都是这个战斗力,怎么可能打的全世界都只剩下上海了呢?

  

  再加上电影中一些科技的设定,手机用的是“三防机”(类似老年机),出行开汽车,连个正经的装甲车都没有,并且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上海堡垒”程序重启居然需要自毁,毁的只剩渣渣的那种,当然这就是整部电影最烧钱的一个特效。

  

  除此之外,就是网上抨击严重的鹿晗的演技了。

  有一些粉丝说,给《上海堡垒》打差评是对流量明星的偏见,但是这部电影中鹿晗的表现真的不能用“一般”来形容,毫不夸张的说很多时候我都以为自己在看鹿晗打射击类游戏或者看他在录制《上海堡垒》设定的《奔跑吧!兄弟》。

  

  说到这长叹一口气,曾经鹿晗在《重返二十岁》中的表现还是很值得表扬的,很多人都说看到了流量明星转型称演员的可能性,怎么几年过去不见进步反而倒退成了这样呢。

  如果演技不好的话,努力联系总会有突破有进步啊,就以鹿晗饰演的江洋来说,江洋被吐槽的最多的是什么,是精致的发型,江洋的身份是预备役军人,既然是即将成为军人了,头发都舍不得剪吗?

  基本上高校军训都需要剪头发吧,怎么到他就成了特例呢。

  看了几个关于鹿晗的访谈之后,我看到了一丝端倪。

  

  只能说市场真的需要重新定义“流量明星”给电影带来的究竟是“红利”还是“恶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