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推介丨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最深痛的巨创来换取

  

  如果提前了解你要面对的人生

  你是否还有勇气前来?

  

  如果你的一生充满了不幸,母亲生性冷漠,父亲暴怒无常,哥哥们沉默寡言,你的爱情不被世人所接受,也从来没有真正拥有过心爱之人,你的丈夫像守财奴一般苛待你,你的亲生儿子终将死于非命......如此种种,你还会勇敢的生活下去吗?

  即便把上帝扔到手中的好牌打得稀烂,你是否有勇气依然宣称“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谁都不怨恨,我不能对此有片刻的追悔”?

  

  如果说短篇小说是竭尽全力在有限的篇幅里上演冲突的话,长篇小说就是用漫长的笔触铺开了一段传奇。中国人喜欢皆大欢喜的结局,花好月圆,儿孙满堂,但外国著作里描写的那种苍凉之感,却总是让人沉思、也让人无力。

  澳大利亚作家考琳·麦卡洛所著的这本《荆棘鸟》,讲述了一个女孩子的一生,这个曾经会因为一个布偶娃娃伤心痛苦的女孩,在经历了生活赋予她的诸多苦难之后,却依然怀抱着生活的勇气。

  恰如鲁迅所言:“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1

  母亲菲奥娜是四岁的梅吉生活中唯一的女性。

  家里除了父母之外还有五个哥哥。父亲忙于挣钱养家,哥哥们从不带她一起玩,母亲则被繁重的家务累得直不起腰,留给梅吉的永远只有冷漠和孤独。

  菲奥娜曾经是大户人家知书达理的小姐,因为爱上了自己的漂亮表哥却惨遭拆散,下嫁给了梅吉的父亲——一个外表粗狂嗓门粗大的羊毛工帕迪。她从来没有爱过自己的丈夫,连带着对丈夫的子女也亲近不起来,她唯一喜欢的只有一个人:大儿子弗兰克,那是她和爱人的骨肉。

  

  只有在弗兰克面前,她才是一个慈爱的母亲。但弗兰克却与丈夫水火不容,互相仇视对方,甚至无法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后彻底离开了这个家。

  她的一生都在怀念她的爱人、思念她的孩子,直到丈夫被雷电击中,惨死在澳大利亚广袤的草原上,身体被烧焦成一块黑炭,她才明白过来:“帕迪维护着我,给我安稳的家庭,可我从来没有爱过他:他是温柔最值得爱的人,可是直到失去他时我才明白这一点:我爱他,可是我却再也没有机会对他说了。”

  

  2

  梅吉的孤独,在九岁那年举家搬迁到姑妈远在澳大利亚的农场之后,终于得到了缓解。

  在初次踏上澳大利亚的第一天,她见到了她生平所见最漂亮的一个人:姑妈的神父,拉尔夫先生。拉尔夫先生二十九岁,是当地最为风度翩翩的年轻教士。拉尔夫很快取代了父亲和哥哥,成为了梅吉的保护神。他甚至代替了梅吉的母亲,帮助这个年轻女孩克服了青春期的初潮。

  

  随着梅吉一天天长大,拉尔夫在她心中从一个可以信赖的师长,变成了一个值得倾诉的朋友,最后变成了少女十七岁的心中,关于爱情的那个幻梦。

  神父是不可以娶妻生子的。

  她更加意想不到的是,孀居多年的姑妈看穿了这一切小把戏,且明目如炬的看清了拉尔夫神父藏在长袍下的,对年轻女孩不可遏制的青睐。姑妈在临死前,报复性的留给了神父一封信,宣称她本已决定将偌大的家产留给梅吉一家,但为了感谢神父出色的工作,她最终决定将这笔钱全部捐给天主教会。这笔财产将永远由拉尔夫管理支配,梅吉一家可以住在农场,但工资由拉尔夫定夺。

  在无望的爱情和唾手可得的前程面前,神父最终选择了前者。他一跃成为最年轻最具风头的红衣大主教。而梅吉,错误的嫁给了一个神似神父的剪毛工,并和剪毛工生下了一个女儿。

  

  命运如同一个轮回,母亲菲奥娜身上的情节在梅吉身上再度上演:在剪毛工苛待梅吉的日子里,神父却没能扼制自己的感情,他们度过了一段美妙的时光,并怀上了梅吉的第二个孩子。

  她变成了自己的母亲:把对孩子父亲的情感加诸到了孩子身上。她不喜欢女儿朱思婷,却无比宠爱儿子戴恩。她也和她的母亲一样,靠着对爱人的怀念和对儿子的爱度日。

  和母亲一样,她也最终失去了这个孩子。

  

  3

  传说有一种鸟,一生只唱一次歌。

  从离开巢穴以后,就不断地寻找荆棘树,然后将身躯扎进一株最长最尖的荆棘中,一边流血一边放声歌唱。鸟儿的歌声凄美婉转,歌声使云雀和夜莺都黯然失色。

  在作者的笔下,人生恰若一场苦役,每一个人都像一只荆棘鸟,即便有尖刺深深的扎进自己的胸膛,依然挣扎着婉转高歌。

  

  无论是母亲菲奥娜和父亲帕迪

  抑或是梅吉和拉尔夫神父

  故事里的每一个人都像一只荆棘鸟

  一边忍受着痛苦一边勇敢生活

  为了内心的坚守他们付出了一生

  生活并不十分美好

  但并不妨碍我们精彩的活下去

  因为“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最深痛的巨创来换取”

  

  (配图来自同名电视剧)

章鱼/审核:九菜

  制作:开心遵义内容出品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