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界风云(18)蛮横娇娃

  

  幻界风云(18)蛮横娇娃

  山下传来一声清啸,梦飞花喜道:“人愁李一笑到了!小山小痴请速去代师迎接。”

  二人甫一出屋,便见一老一少两个人如钉子般驻足眼前。

  好快的速度,好稳的身法!老的自然是人愁李一笑了,那小的发肤皆赤,加上身着一袭红装,直如一团火焰一般。

  唐小痴压低声音对岐小山说道:“喂,师姐,这家伙莫不是妖怪不成?”

  那红孩儿倒也耳尖,听了小痴的话后回吼一声:“啊呸!你这厮才是妖怪。”

  唐小痴问道:“你既不是妖怪,怎浑身上下红得跟猴屁股一般无二?”

  那红孩儿仰首对李一笑说道:“师傅,这小子太可恶,让我揍他可好?”

  小痴看了看师姐:“这红毛丫头居然敢在我们的地盘撒野,是否应该先动手揍她个生活不能自理?”

  岐小山还未搭腔,梦飞花的声音自屋内传来:“痴小子不可无礼,今晚来的均是为师的朋友,请客气点。”

  小痴尽管百般不服,但师傅既已发话,也不敢太过造次,只得心有不甘地将二人引入屋内。

  草堂内的这些人,俱是成名武林多年的名宿,彼此自然相识,寒暄落座之后,李一笑向在座诸人介绍了红孩儿。

  小痴闻听这个名唤独小处的女娃出自川南大户人家,忍不住说道:“原来是个富Fu~二er~代dai,怪不得如此嚣张跋扈。”

  独小处杏目圆睁:“富Fu~二er~代dai怎么啦?这个社会有钱才是硬道理。像你这样的穷小子,给我们提鞋都嫌你手指粗。”

  李一笑听得独小处出言不逊,不禁变了脸色,厉声呵斥:“红娃儿住口,休得口无遮拦。”

  那红孩儿兀自不理,举起随身携带的包包:“纯正鳄鱼皮的,你有吗?”打开包包,掏出一个小小长方形东西:“手机,你有吗?”继而取出一个四四方方的物事:“手提电脑,你有吗?”

  炫耀完毕,傲然道:“这些东西别说你买不起,恐怕连看你都没看到。而这些东西虽然价钱不菲,但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我想扔就扔,银子我有的是。”

  言罢,果真将这些东西重重扔在地上,双脚跳动之下,瞬间将手机电脑踩个稀巴烂。

  独小处双手叉腰,鼻孔向天哼了几声,以挑衅的眼神盯着唐小痴,那神情确是极度嚣张。

  梦飞花心内隐隐动怒,但脸上却带着微笑问李一笑:“贤妹,既然这两个娃儿想要切磋一番,遂了他们心愿如何?”

  李一笑道:“这孩子自小任性胡为,天愁冷闲月没有教好她,小妹我也是力有未逮啊!倒让姐姐及在座名家见笑了。比试就免了吧,别伤了和气。”

  梦飞花笑意更浓:“让俩孩子将平生所学来一场演示,不足之处正好可让在座的五位魔域名宿点拨一番,机遇难求,比比何妨?”

  李一笑心想,这的确是千载难逢之机,错过岂不可惜?遂应道:“既如此,便答应了姐姐。小处,跟师兄讨教务须小心应付。”

  独小处哼了一声:“从师不同,怎称师兄?呸!师傅但请放心,看我打得他满地找牙。”

  梦飞花站起身来:“屋内狭小,不便施展,诸位请移步屋外如何?”

  天空,圆月西斜,有雪花飘落。大地,银装素裹,一片洁净。

  风是冷的,而唐小痴的内心一片火热。学艺至今,除了每天跟师姐对拆招数之外,再无第二人给他喂招,如今这独小处自动送上门来,真真让他兴奋莫名,热血沸腾之下,耳听得梦飞花以传音入密之术说道:“痴小子,这女娃恃富而骄,好好教训教训她。”

  小痴转头看去,见师傅梦飞花的眼神充满着期许与鼓励,便重重点了点头。

  唐小痴将长袍下摆掖在腰间,脚下不丁不八,左手前领,缓缓说出两个字:“来吧。”

  两个少年此番比试,究竟输赢如何?未完,待续。

  96

  唐小痴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62.4

  

  字数 1338

  

  幻界风云(18)蛮横娇娃

  山下传来一声清啸,梦飞花喜道:“人愁李一笑到了!小山小痴请速去代师迎接。”

  二人甫一出屋,便见一老一少两个人如钉子般驻足眼前。

  好快的速度,好稳的身法!老的自然是人愁李一笑了,那小的发肤皆赤,加上身着一袭红装,直如一团火焰一般。

  唐小痴压低声音对岐小山说道:“喂,师姐,这家伙莫不是妖怪不成?”

  那红孩儿倒也耳尖,听了小痴的话后回吼一声:“啊呸!你这厮才是妖怪。”

  唐小痴问道:“你既不是妖怪,怎浑身上下红得跟猴屁股一般无二?”

  那红孩儿仰首对李一笑说道:“师傅,这小子太可恶,让我揍他可好?”

  小痴看了看师姐:“这红毛丫头居然敢在我们的地盘撒野,是否应该先动手揍她个生活不能自理?”

  岐小山还未搭腔,梦飞花的声音自屋内传来:“痴小子不可无礼,今晚来的均是为师的朋友,请客气点。”

  小痴尽管百般不服,但师傅既已发话,也不敢太过造次,只得心有不甘地将二人引入屋内。

  草堂内的这些人,俱是成名武林多年的名宿,彼此自然相识,寒暄落座之后,李一笑向在座诸人介绍了红孩儿。

  小痴闻听这个名唤独小处的女娃出自川南大户人家,忍不住说道:“原来是个富Fu~二er~代dai,怪不得如此嚣张跋扈。”

  独小处杏目圆睁:“富Fu~二er~代dai怎么啦?这个社会有钱才是硬道理。像你这样的穷小子,给我们提鞋都嫌你手指粗。”

  李一笑听得独小处出言不逊,不禁变了脸色,厉声呵斥:“红娃儿住口,休得口无遮拦。”

  那红孩儿兀自不理,举起随身携带的包包:“纯正鳄鱼皮的,你有吗?”打开包包,掏出一个小小长方形东西:“手机,你有吗?”继而取出一个四四方方的物事:“手提电脑,你有吗?”

  炫耀完毕,傲然道:“这些东西别说你买不起,恐怕连看你都没看到。而这些东西虽然价钱不菲,但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我想扔就扔,银子我有的是。”

  言罢,果真将这些东西重重扔在地上,双脚跳动之下,瞬间将手机电脑踩个稀巴烂。

  独小处双手叉腰,鼻孔向天哼了几声,以挑衅的眼神盯着唐小痴,那神情确是极度嚣张。

  梦飞花心内隐隐动怒,但脸上却带着微笑问李一笑:“贤妹,既然这两个娃儿想要切磋一番,遂了他们心愿如何?”

  李一笑道:“这孩子自小任性胡为,天愁冷闲月没有教好她,小妹我也是力有未逮啊!倒让姐姐及在座名家见笑了。比试就免了吧,别伤了和气。”

  梦飞花笑意更浓:“让俩孩子将平生所学来一场演示,不足之处正好可让在座的五位魔域名宿点拨一番,机遇难求,比比何妨?”

  李一笑心想,这的确是千载难逢之机,错过岂不可惜?遂应道:“既如此,便答应了姐姐。小处,跟师兄讨教务须小心应付。”

  独小处哼了一声:“从师不同,怎称师兄?呸!师傅但请放心,看我打得他满地找牙。”

  梦飞花站起身来:“屋内狭小,不便施展,诸位请移步屋外如何?”

  天空,圆月西斜,有雪花飘落。大地,银装素裹,一片洁净。

  风是冷的,而唐小痴的内心一片火热。学艺至今,除了每天跟师姐对拆招数之外,再无第二人给他喂招,如今这独小处自动送上门来,真真让他兴奋莫名,热血沸腾之下,耳听得梦飞花以传音入密之术说道:“痴小子,这女娃恃富而骄,好好教训教训她。”

  小痴转头看去,见师傅梦飞花的眼神充满着期许与鼓励,便重重点了点头。

  唐小痴将长袍下摆掖在腰间,脚下不丁不八,左手前领,缓缓说出两个字:“来吧。”

  两个少年此番比试,究竟输赢如何?未完,待续。

  

  幻界风云(18)蛮横娇娃

  山下传来一声清啸,梦飞花喜道:“人愁李一笑到了!小山小痴请速去代师迎接。”

  二人甫一出屋,便见一老一少两个人如钉子般驻足眼前。

  好快的速度,好稳的身法!老的自然是人愁李一笑了,那小的发肤皆赤,加上身着一袭红装,直如一团火焰一般。

  唐小痴压低声音对岐小山说道:“喂,师姐,这家伙莫不是妖怪不成?”

  那红孩儿倒也耳尖,听了小痴的话后回吼一声:“啊呸!你这厮才是妖怪。”

  唐小痴问道:“你既不是妖怪,怎浑身上下红得跟猴屁股一般无二?”

  那红孩儿仰首对李一笑说道:“师傅,这小子太可恶,让我揍他可好?”

  小痴看了看师姐:“这红毛丫头居然敢在我们的地盘撒野,是否应该先动手揍她个生活不能自理?”

  岐小山还未搭腔,梦飞花的声音自屋内传来:“痴小子不可无礼,今晚来的均是为师的朋友,请客气点。”

  小痴尽管百般不服,但师傅既已发话,也不敢太过造次,只得心有不甘地将二人引入屋内。

  草堂内的这些人,俱是成名武林多年的名宿,彼此自然相识,寒暄落座之后,李一笑向在座诸人介绍了红孩儿。

  小痴闻听这个名唤独小处的女娃出自川南大户人家,忍不住说道:“原来是个富Fu~二er~代dai,怪不得如此嚣张跋扈。”

  独小处杏目圆睁:“富Fu~二er~代dai怎么啦?这个社会有钱才是硬道理。像你这样的穷小子,给我们提鞋都嫌你手指粗。”

  李一笑听得独小处出言不逊,不禁变了脸色,厉声呵斥:“红娃儿住口,休得口无遮拦。”

  那红孩儿兀自不理,举起随身携带的包包:“纯正鳄鱼皮的,你有吗?”打开包包,掏出一个小小长方形东西:“手机,你有吗?”继而取出一个四四方方的物事:“手提电脑,你有吗?”

  炫耀完毕,傲然道:“这些东西别说你买不起,恐怕连看你都没看到。而这些东西虽然价钱不菲,但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我想扔就扔,银子我有的是。”

  言罢,果真将这些东西重重扔在地上,双脚跳动之下,瞬间将手机电脑踩个稀巴烂。

  独小处双手叉腰,鼻孔向天哼了几声,以挑衅的眼神盯着唐小痴,那神情确是极度嚣张。

  梦飞花心内隐隐动怒,但脸上却带着微笑问李一笑:“贤妹,既然这两个娃儿想要切磋一番,遂了他们心愿如何?”

  李一笑道:“这孩子自小任性胡为,天愁冷闲月没有教好她,小妹我也是力有未逮啊!倒让姐姐及在座名家见笑了。比试就免了吧,别伤了和气。”

  梦飞花笑意更浓:“让俩孩子将平生所学来一场演示,不足之处正好可让在座的五位魔域名宿点拨一番,机遇难求,比比何妨?”

  李一笑心想,这的确是千载难逢之机,错过岂不可惜?遂应道:“既如此,便答应了姐姐。小处,跟师兄讨教务须小心应付。”

  独小处哼了一声:“从师不同,怎称师兄?呸!师傅但请放心,看我打得他满地找牙。”

  梦飞花站起身来:“屋内狭小,不便施展,诸位请移步屋外如何?”

  天空,圆月西斜,有雪花飘落。大地,银装素裹,一片洁净。

  风是冷的,而唐小痴的内心一片火热。学艺至今,除了每天跟师姐对拆招数之外,再无第二人给他喂招,如今这独小处自动送上门来,真真让他兴奋莫名,热血沸腾之下,耳听得梦飞花以传音入密之术说道:“痴小子,这女娃恃富而骄,好好教训教训她。”

  小痴转头看去,见师傅梦飞花的眼神充满着期许与鼓励,便重重点了点头。

  唐小痴将长袍下摆掖在腰间,脚下不丁不八,左手前领,缓缓说出两个字:“来吧。”

  两个少年此番比试,究竟输赢如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