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银行,是否背负了太多妖魔化定义



“与影子银行有关的问题非常复杂。业界对如何理解影子银行仍然感到困惑。我认为影子银行应该不合适,应该以更加积极,积极和鼓舞的方式加以对待。心态指南它会朝着更加面向市场的方向蓬勃发展。

从利率自由化的角度来看,不应排除影子银行的发展。市场主体自身的金融脱媒可以加速利率自由化的进程。

从资本供给需求和资本市场建设的角度来看,商业银行的存贷款模式不能适应复杂的实体经济,包括影子银行融资在内的资本市场融资至关重要。

从宏观反周期监管的角度看,应在进一步规范影子银行的基础上予以扩大,至少让其增长率与中国经济增长保持适度的比例。

中国金融四十论坛(CF40)成员,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吴戈(000783,股票吧)

源/网络

三个角度谈论影子银行:不应受到阻挠

文|吴戈

与影子银行有关的问题太复杂了,业界对于如何理解影子银行仍感到困惑。我想从以下三个方面谈谈我对影子银行的理解。

首先,影子银行与利率市场化之间的关系

几年前,我去一家商业银行进行交流。当时,银行最想应对两个压力:第一,金融中介化的压力,第二,利率市场化的压力。从发展战略的角度看,两者确实与商业银行的生存息息相关。金融脱媒势必会打击商业银行的机上业务,而利率自由化则意味着息差收窄并影响银行运营。

区间市场化与金融脱媒有着天然的联系。最近,央行率先发布了新的低利率机制。此前,它还推出了“麻辣粉”加分,以实现更透明的报价。但利率市场化是谁的市场化?央行是应该推动利率市场化进程,还是市场本身由于去中介化等因素将利率市场化?

从美国利率市场化进程来看,利率市场化的完成在很大程度上是以金融脱媒为基础的。当时,美国许多金融产品被拆除,没有按照存贷款基准利率操作。到1993年,美联储也意识到存贷款基准利率不必存在,于是取消了。

客观地说,当时美国的影子银行在利率市场化进程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相比之下,在中国,我有点担心金融市场变得越来越不利己,越来越关注银行的贷款业务。

因此,我认为不应该在利率市场化的过程中排斥影子银行的发展,而应该采用更加积极、正面、鼓励的态度来看待影子银行,用开放的心态引导影子银行向更加市场化的方向蓬勃发展。当然监管方面一定要跟上。

二、影子银行与资金供给需求、资本市场建设的关系

影子银行所做的业务是传统金融做不了的事情,覆盖了房地产、过剩产能等在部分决策者看来或是“虚拟经济”的部分,这体现出了我国金融供给不足的问题。

目前中央全面提出要推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认为这强调了需要更加丰富的主体来提供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而不是说要将金融供给方“消灭掉”。

中国资本市场历经多年发展,就是做不起来,这确实令人疑惑。而相当程度上,影子银行是跟资本市场联系在一起的。客观上讲,商业银行的存贷款模式不能适应变化复杂的实体经济 商业银行面临期限问题,其资金是短钱,不能满足长钱需要;且商业银行的投资行为大多基于历史数据,根本没有能力对新的业态及时反应。在这种情况下,包括影子银行融资在内的资本市场融资还是很关键的。

三、影子银行与宏观逆周期调控的关系

业界常说监管应该作为制度,而不应该作为宏观逆周期调控的工具。但客观来看,金融监管本身确实存在着一些逆周期调整的因素,我国的监管已经成为宏观调控的一个重要部分。在2016-2017年的金融去杠杆过程中,一夜之间许多业务说不能做就不能做了,这让人感到匪夷所思。另外,对于社融中的信托贷款、委托贷款等部分,在当前经济逆周期调控的背景下,相关政策还应柔和一些。

很多时候,决策者出台政策的想法和方向是对的,但还是容易在体制之下引起市场共振,加之当前全球经济下行、多国央行降息,我国还是应该保持一些逆周期的调控,特别是在资金供给方面。

我赞成房地产不能作为刺激经济的手段,但我认为房地产也不能成为打压经济的手段。而在房地产方面,监管政策甚至走在逆周期调控政策的前面,方式更为猛烈,我认为这值得商榷。对于资金不能流向房地产市场的问题,到底是从房地产供给侧入手还是需求侧入手,这也需要更加细腻的甄别过程。

所以目前为止,影子银行依然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对于影子银行的发展,我觉得“堵”是一方面,更多的还是要“疏”。站在当前时点,应该在进一步规范影子银行的基础上将其做大,而不是单纯保持影子银行的存量稳定。

客观上讲,保持影子银行存量稳定就意味着其同比增速零增长。从这个角度而言,我认为应至少让其增速与我国经济增长保持适度比例。在监管跟上的同时,我们还应给予其更多正面能量,而前期业界给予了它太多负面定义甚至是妖魔化的定义。对影子银行宜疏不宜堵,特别是在一些重要领域。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