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红黄绿



  时钟敲了十二下,住在女儿家的梁晴仍辗转反侧,毫无困意。

  起因缘于白天闺蜜突如其来的电话,搅得她六神无主,心乱如麻。

  婚姻是什么?人们都说女人如水,男人如沙,再加上钢筋水泥似的琐事,搅拌在一起筑成了一个遮风避雨的家。等哪天钢筋生锈了,沙流失了,水干了,家也就摇摇欲坠,千疮百孔,要倒塌了。而最容易受伤的,往往是没有心理准备,尚末成年逃也无处躲逃的孩子。

  幸好四十多岁的梁晴女儿去年出嫁,今年生子。梁晴去侍候,守侯在家的老公李大伟竟然挂上了闺蜜,打了她个措手不及,让心高气盛的她,差点搭上半条老命。

  人们常说贫贱夫妻可共患难不可享清福,这句在梁晴和李大伟身上应验了。

  十年前,下岗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毫无征兆地传染到梁晴两口子身上。夫妻俩双双从纺纱厂下岗。

  双方父母唉声叹气,兄弟姐妹像躲瘟疫似的躲着他们。

  至亲至爱的人都这样,外人更不用说了。看尽了无数双白眼后,好强的梁晴不甘心像石子一样被人踩在脚下。有手有脚的,跌倒了自己要学会挣扎着站起来,否则,永远被人踩在脚下当铺路石。

  在她的鼓励串联下,不甘于失败,心路活络的李大伟,和两个朋友拍下了厂里的陈旧机器,集资入股开起了私人服装厂。

  梁晴呢,起早摸黑地和他们一起,招工,技术培训,销售……她如陀螺一样不停地运转着,甚至顾不得照看上初中的女儿。为了让服装厂步入正轨,梁晴牺牲的太多太多。

  幸好苍天不负勤苦人。服装厂两年后就回了本,梁晴的闺蜜徐燕设计的白色衣袍,甚至选销西亚一些阿拉伯国家。不起眼的服装厂为众多下岗职工提供了就业岗位,为市领导脸上贴了金,李大伟成了市领导眼里的红人,梁晴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可男人一红就开始飘,李大伟也没躲过这个魔咒。

  他和朋友们开始视金钱如粪土,赌博,出入各种高档会所,想着法子烧钱,攀比。

  刚开始梁晴深知大伟和他的朋友们那几年不容易,没少看人脸子,遭人耻笑,如今赚大钱了,偶尔疯狂放松一下未尝不可,可男人的心一旦放松起来,犹如泼出去的水,却再也收不回来了……

  有个合伙人吸毒进去了,梁晴趁机教育李大伟低调收敛些,夹着尾巴做人。可这预防针让李大伟疼了没两天,又开始嚣张跋扈起来。

  他喜欢上了赌博。

  刚开始在自家,梁晴好烟好茶侍候着,可频繁了她也就烦了。厂里的事放手不管,整天搞得家里乌烟瘴气,邻居们也有意见,眼不见心不烦,于是梁晴便把李大伟和他的狐朋狗友驱逐出门。

  李大伟气得脸变成了酱紫色,他咬着牙用手指着梁晴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为了方便打麻将,他和朋友又合伙开了间茶馆。没人敲打的他们,天天玩个天翻地覆底朝天,夜不归宿成了家常便饭。

  梁晴眼不见,心不烦,清静了些日子。可清静的背后往往隐匿着不可预见的祸端。

  终于有一天玩过火了,他们在茶馆因赌资吵架,被人举报,让派出所一锅端进去了,梁晴交了五千元罚款,把李大伟领回了家。

  其实这还不是最坏的消息。

  服装厂因管理不善,安全防火意识不强。一天夜里,工人偷懒睡着,一场熊熊大火烧了车间,连带引燃仓库,幸好没有人员伤亡,但却被安检部门贴了封条。

  李大伟和他的朋友彻底老实了,但断了经济来源。

  可对于梁晴来说,一场恶梦才刚刚揭开序幕。

  女儿将要生产,女婿出国考察,梁晴不得不去照顾待产的女儿。

  扔下家里的烂摊子,梁晴去陪女儿。

  女儿生了个大胖小子,让阴云密布的梁晴心里透出了一丝丝希望,可喜悦之情还没来得及与亲朋分享,闺蜜徐燕的电话差点把梁晴气死。

  徐燕说怀了李大伟的孩子,让梁晴让位,她要给孩子争取一个完整的家。徐燕说,你俩早己无情,我俩有意,肥水不留外人田,看在闺蜜的份上,你好人做到底,把他让给我吧,我不嫌他睡觉打呼噜,不嫌他抽烟喝酒,不嫌他不洗漱上床……

  听了徐燕给自己发的好人证,梁晴的心一阵阵刺疼。防火防盗防闺蜜,一句戏言竟一语成谶,发生在她自己身上。

  梁晴和徐燕的故事,犹如东郭先生和狼。

  二十多岁的徐燕是学服装设计的,在一家外资服装厂上班,一次设计失误,让公司损失惨重,被老板开除,而后被老公抛弃。别的服装公司再也不敢聘用她,梁晴无意之中听说了她的故事,又恰逢公司缺人之际,她便不计过往,高薪聘请了水深火热中的徐燕,工作生活中给予她无微不至的照顾,相差十多岁的两人渐渐成了好友。可谁料梁晴引狼入室,徐燕如今想鸠占鹊巢。

  电话是徐燕打的,梁晴虽心痛,但她并不害怕失去李大伟那个烂人。徐燕出面,说明李大伟还念一丝丝夫妻之情,张不开嘴。

  可眼珠子都没了还要眼眶子干啥?!这几年李大伟虽没把梁晴气死,也气了个半死。梁晴不是那种死皮赖脸之人,他李大伟又不是珍奇异宝,她才不会霸占,抱着狗屁不如的李大伟不放,她梁晴丢不起那人。只是眼下,女儿实在离不开人。她想等女儿满月后再回去处理这事,

  可罪魁祸首李大伟每次打电话,竟然一句不提惹下的祸,梁晴守着女儿也不好责问。

  梁晴不想和他在电话里吵,懒得吵,输了感情可不能输了骨气。有些事,有些人,该放的放,该丢的丢!

  两月后,梁晴终于脱身回家。

  一场夫妻间的谈话在一个雨夜开始。

  “我和她只是普通好友而己!再说她是你闺蜜,我也下不去手啊!”

  “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没说是别人的,偷吃擦不净嘴,这回没人帮你擦屁股了。”

  ……

  李大伟解释了半天,梁晴一个字没听进去。他也搞不明白了,他和徐燕虽关系有点暧昧,但绝无肌肤之亲,徐燕这是唱得哪出戏啊?

  他电话打过去,竟无人接听。气得他差点把手机摔烂。

  冥思苦想间,他心里突然打了个寒颤,难道是那晚……?

  梁晴一声不响地在卧室收拾衣物,敞开的箱子里装满了她的生活必需品。

  我将要去哪儿?我能去哪儿?想到此,梁晴手上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

  父母七八十了,她不想让他们替她担心。女儿正做月子,来不得半点刺激,兄弟姐妹那儿,都各自忙碌着,她也张不开嘴告诉他们事情的经过。

  而那个和她无话不谈的闺蜜,竟然鬼捂眼看上了李大伟。她眼里的草,在徐燕眼里怎么就成了宝呢?

  我瞎了,你徐燕蛮精明的怎么也眼瞎了呢?李大伟究竟哪个地方让你飞娥扑火,不顾姐妹之情?

  这些年,即便她和李大伟在一起吃了很多苦头,但有些事咬咬牙也就过去了。生活的苦,会随光阴淡去。但无论李大伟多浑,她都不曾背叛他,从没想过离开他。毕竟他们曾经深爱过,可如今将要失去挚爱的疼痛,让她喘不过气来,有些事已经触碰了她的底线,她再也无法原谅了。

  女人到了中年,竟然再次失了工作,弄丢了爱人;奋斗了半辈子,竟无栖身之地;心痛了竟然找不到疗伤的场所,可倾诉的人。

  梁晴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闪电伴随着滚滚雷声,狂风肆虐,树枝如群魔乱舞,这是入夏起来最猛的一场雨。梁晴咬着牙拉着皮箱,头发胡乱地贴在脸上,衣服已被雨水打湿,如膏药般紧粘在身上。

  她不想躲,更不想停下,却不知该去哪儿。

  梁晴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地在雨中踽踽逆行,风让她喘不过气来,泪水雨水淹没了她的双眼,她有点寸步难行。

  有些事,梁晴突然想知道为什么。

  一辆出租车在她面前戛然而止,她摆了摆手,出租车向闺蜜的住处驶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96

  深山女巫一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3.6

  2019.07.31 15:46*

  字数 2761

  时钟敲了十二下,住在女儿家的梁晴仍辗转反侧,毫无困意。

  起因缘于白天闺蜜突如其来的电话,搅得她六神无主,心乱如麻。

  婚姻是什么?人们都说女人如水,男人如沙,再加上钢筋水泥似的琐事,搅拌在一起筑成了一个遮风避雨的家。等哪天钢筋生锈了,沙流失了,水干了,家也就摇摇欲坠,千疮百孔,要倒塌了。而最容易受伤的,往往是没有心理准备,尚末成年逃也无处躲逃的孩子。

  幸好四十多岁的梁晴女儿去年出嫁,今年生子。梁晴去侍候,守侯在家的老公李大伟竟然挂上了闺蜜,打了她个措手不及,让心高气盛的她,差点搭上半条老命。

  人们常说贫贱夫妻可共患难不可享清福,这句在梁晴和李大伟身上应验了。

  十年前,下岗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毫无征兆地传染到梁晴两口子身上。夫妻俩双双从纺纱厂下岗。

  双方父母唉声叹气,兄弟姐妹像躲瘟疫似的躲着他们。

  至亲至爱的人都这样,外人更不用说了。看尽了无数双白眼后,好强的梁晴不甘心像石子一样被人踩在脚下。有手有脚的,跌倒了自己要学会挣扎着站起来,否则,永远被人踩在脚下当铺路石。

  在她的鼓励串联下,不甘于失败,心路活络的李大伟,和两个朋友拍下了厂里的陈旧机器,集资入股开起了私人服装厂。

  梁晴呢,起早摸黑地和他们一起,招工,技术培训,销售……她如陀螺一样不停地运转着,甚至顾不得照看上初中的女儿。为了让服装厂步入正轨,梁晴牺牲的太多太多。

  幸好苍天不负勤苦人。服装厂两年后就回了本,梁晴的闺蜜徐燕设计的白色衣袍,甚至选销西亚一些阿拉伯国家。不起眼的服装厂为众多下岗职工提供了就业岗位,为市领导脸上贴了金,李大伟成了市领导眼里的红人,梁晴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可男人一红就开始飘,李大伟也没躲过这个魔咒。

  他和朋友们开始视金钱如粪土,赌博,出入各种高档会所,想着法子烧钱,攀比。

  刚开始梁晴深知大伟和他的朋友们那几年不容易,没少看人脸子,遭人耻笑,如今赚大钱了,偶尔疯狂放松一下未尝不可,可男人的心一旦放松起来,犹如泼出去的水,却再也收不回来了……

  有个合伙人吸毒进去了,梁晴趁机教育李大伟低调收敛些,夹着尾巴做人。可这预防针让李大伟疼了没两天,又开始嚣张跋扈起来。

  他喜欢上了赌博。

  刚开始在自家,梁晴好烟好茶侍候着,可频繁了她也就烦了。厂里的事放手不管,整天搞得家里乌烟瘴气,邻居们也有意见,眼不见心不烦,于是梁晴便把李大伟和他的狐朋狗友驱逐出门。

  李大伟气得脸变成了酱紫色,他咬着牙用手指着梁晴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为了方便打麻将,他和朋友又合伙开了间茶馆。没人敲打的他们,天天玩个天翻地覆底朝天,夜不归宿成了家常便饭。

  梁晴眼不见,心不烦,清静了些日子。可清静的背后往往隐匿着不可预见的祸端。

  终于有一天玩过火了,他们在茶馆因赌资吵架,被人举报,让派出所一锅端进去了,梁晴交了五千元罚款,把李大伟领回了家。

  其实这还不是最坏的消息。

  服装厂因管理不善,安全防火意识不强。一天夜里,工人偷懒睡着,一场熊熊大火烧了车间,连带引燃仓库,幸好没有人员伤亡,但却被安检部门贴了封条。

  李大伟和他的朋友彻底老实了,但断了经济来源。

  可对于梁晴来说,一场恶梦才刚刚揭开序幕。

  女儿将要生产,女婿出国考察,梁晴不得不去照顾待产的女儿。

  扔下家里的烂摊子,梁晴去陪女儿。

  女儿生了个大胖小子,让阴云密布的梁晴心里透出了一丝丝希望,可喜悦之情还没来得及与亲朋分享,闺蜜徐燕的电话差点把梁晴气死。

  徐燕说怀了李大伟的孩子,让梁晴让位,她要给孩子争取一个完整的家。徐燕说,你俩早己无情,我俩有意,肥水不留外人田,看在闺蜜的份上,你好人做到底,把他让给我吧,我不嫌他睡觉打呼噜,不嫌他抽烟喝酒,不嫌他不洗漱上床……

  听了徐燕给自己发的好人证,梁晴的心一阵阵刺疼。防火防盗防闺蜜,一句戏言竟一语成谶,发生在她自己身上。

  梁晴和徐燕的故事,犹如东郭先生和狼。

  二十多岁的徐燕是学服装设计的,在一家外资服装厂上班,一次设计失误,让公司损失惨重,被老板开除,而后被老公抛弃。别的服装公司再也不敢聘用她,梁晴无意之中听说了她的故事,又恰逢公司缺人之际,她便不计过往,高薪聘请了水深火热中的徐燕,工作生活中给予她无微不至的照顾,相差十多岁的两人渐渐成了好友。可谁料梁晴引狼入室,徐燕如今想鸠占鹊巢。

  电话是徐燕打的,梁晴虽心痛,但她并不害怕失去李大伟那个烂人。徐燕出面,说明李大伟还念一丝丝夫妻之情,张不开嘴。

  可眼珠子都没了还要眼眶子干啥?!这几年李大伟虽没把梁晴气死,也气了个半死。梁晴不是那种死皮赖脸之人,他李大伟又不是珍奇异宝,她才不会霸占,抱着狗屁不如的李大伟不放,她梁晴丢不起那人。只是眼下,女儿实在离不开人。她想等女儿满月后再回去处理这事,

  可罪魁祸首李大伟每次打电话,竟然一句不提惹下的祸,梁晴守着女儿也不好责问。

  梁晴不想和他在电话里吵,懒得吵,输了感情可不能输了骨气。有些事,有些人,该放的放,该丢的丢!

  两月后,梁晴终于脱身回家。

  一场夫妻间的谈话在一个雨夜开始。

  “我和她只是普通好友而己!再说她是你闺蜜,我也下不去手啊!”

  “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没说是别人的,偷吃擦不净嘴,这回没人帮你擦屁股了。”

  ……

  李大伟解释了半天,梁晴一个字没听进去。他也搞不明白了,他和徐燕虽关系有点暧昧,但绝无肌肤之亲,徐燕这是唱得哪出戏啊?

  他电话打过去,竟无人接听。气得他差点把手机摔烂。

  冥思苦想间,他心里突然打了个寒颤,难道是那晚……?

  梁晴一声不响地在卧室收拾衣物,敞开的箱子里装满了她的生活必需品。

  我将要去哪儿?我能去哪儿?想到此,梁晴手上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

  父母七八十了,她不想让他们替她担心。女儿正做月子,来不得半点刺激,兄弟姐妹那儿,都各自忙碌着,她也张不开嘴告诉他们事情的经过。

  而那个和她无话不谈的闺蜜,竟然鬼捂眼看上了李大伟。她眼里的草,在徐燕眼里怎么就成了宝呢?

  我瞎了,你徐燕蛮精明的怎么也眼瞎了呢?李大伟究竟哪个地方让你飞娥扑火,不顾姐妹之情?

  这些年,即便她和李大伟在一起吃了很多苦头,但有些事咬咬牙也就过去了。生活的苦,会随光阴淡去。但无论李大伟多浑,她都不曾背叛他,从没想过离开他。毕竟他们曾经深爱过,可如今将要失去挚爱的疼痛,让她喘不过气来,有些事已经触碰了她的底线,她再也无法原谅了。

  女人到了中年,竟然再次失了工作,弄丢了爱人;奋斗了半辈子,竟无栖身之地;心痛了竟然找不到疗伤的场所,可倾诉的人。

  梁晴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闪电伴随着滚滚雷声,狂风肆虐,树枝如群魔乱舞,这是入夏起来最猛的一场雨。梁晴咬着牙拉着皮箱,头发胡乱地贴在脸上,衣服已被雨水打湿,如膏药般紧粘在身上。

  她不想躲,更不想停下,却不知该去哪儿。

  梁晴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地在雨中踽踽逆行,风让她喘不过气来,泪水雨水淹没了她的双眼,她有点寸步难行。

  有些事,梁晴突然想知道为什么。

  一辆出租车在她面前戛然而止,她摆了摆手,出租车向闺蜜的住处驶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时钟敲了十二下,住在女儿家的梁晴仍辗转反侧,毫无困意。

  起因缘于白天闺蜜突如其来的电话,搅得她六神无主,心乱如麻。

  婚姻是什么?人们都说女人如水,男人如沙,再加上钢筋水泥似的琐事,搅拌在一起筑成了一个遮风避雨的家。等哪天钢筋生锈了,沙流失了,水干了,家也就摇摇欲坠,千疮百孔,要倒塌了。而最容易受伤的,往往是没有心理准备,尚末成年逃也无处躲逃的孩子。

  幸好四十多岁的梁晴女儿去年出嫁,今年生子。梁晴去侍候,守侯在家的老公李大伟竟然挂上了闺蜜,打了她个措手不及,让心高气盛的她,差点搭上半条老命。

  人们常说贫贱夫妻可共患难不可享清福,这句在梁晴和李大伟身上应验了。

  十年前,下岗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毫无征兆地传染到梁晴两口子身上。夫妻俩双双从纺纱厂下岗。

  双方父母唉声叹气,兄弟姐妹像躲瘟疫似的躲着他们。

  至亲至爱的人都这样,外人更不用说了。看尽了无数双白眼后,好强的梁晴不甘心像石子一样被人踩在脚下。有手有脚的,跌倒了自己要学会挣扎着站起来,否则,永远被人踩在脚下当铺路石。

  在她的鼓励串联下,不甘于失败,心路活络的李大伟,和两个朋友拍下了厂里的陈旧机器,集资入股开起了私人服装厂。

  梁晴呢,起早摸黑地和他们一起,招工,技术培训,销售……她如陀螺一样不停地运转着,甚至顾不得照看上初中的女儿。为了让服装厂步入正轨,梁晴牺牲的太多太多。

  幸好苍天不负勤苦人。服装厂两年后就回了本,梁晴的闺蜜徐燕设计的白色衣袍,甚至选销西亚一些阿拉伯国家。不起眼的服装厂为众多下岗职工提供了就业岗位,为市领导脸上贴了金,李大伟成了市领导眼里的红人,梁晴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可男人一红就开始飘,李大伟也没躲过这个魔咒。

  他和朋友们开始视金钱如粪土,赌博,出入各种高档会所,想着法子烧钱,攀比。

  刚开始梁晴深知大伟和他的朋友们那几年不容易,没少看人脸子,遭人耻笑,如今赚大钱了,偶尔疯狂放松一下未尝不可,可男人的心一旦放松起来,犹如泼出去的水,却再也收不回来了……

  有个合伙人吸毒进去了,梁晴趁机教育李大伟低调收敛些,夹着尾巴做人。可这预防针让李大伟疼了没两天,又开始嚣张跋扈起来。

  他喜欢上了赌博。

  刚开始在自家,梁晴好烟好茶侍候着,可频繁了她也就烦了。厂里的事放手不管,整天搞得家里乌烟瘴气,邻居们也有意见,眼不见心不烦,于是梁晴便把李大伟和他的狐朋狗友驱逐出门。

  李大伟气得脸变成了酱紫色,他咬着牙用手指着梁晴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为了方便打麻将,他和朋友又合伙开了间茶馆。没人敲打的他们,天天玩个天翻地覆底朝天,夜不归宿成了家常便饭。

  梁晴眼不见,心不烦,清静了些日子。可清静的背后往往隐匿着不可预见的祸端。

  终于有一天玩过火了,他们在茶馆因赌资吵架,被人举报,让派出所一锅端进去了,梁晴交了五千元罚款,把李大伟领回了家。

  其实这还不是最坏的消息。

  服装厂因管理不善,安全防火意识不强。一天夜里,工人偷懒睡着,一场熊熊大火烧了车间,连带引燃仓库,幸好没有人员伤亡,但却被安检部门贴了封条。

  李大伟和他的朋友彻底老实了,但断了经济来源。

  可对于梁晴来说,一场恶梦才刚刚揭开序幕。

  女儿将要生产,女婿出国考察,梁晴不得不去照顾待产的女儿。

  扔下家里的烂摊子,梁晴去陪女儿。

  女儿生了个大胖小子,让阴云密布的梁晴心里透出了一丝丝希望,可喜悦之情还没来得及与亲朋分享,闺蜜徐燕的电话差点把梁晴气死。

  徐燕说怀了李大伟的孩子,让梁晴让位,她要给孩子争取一个完整的家。徐燕说,你俩早己无情,我俩有意,肥水不留外人田,看在闺蜜的份上,你好人做到底,把他让给我吧,我不嫌他睡觉打呼噜,不嫌他抽烟喝酒,不嫌他不洗漱上床……

  听了徐燕给自己发的好人证,梁晴的心一阵阵刺疼。防火防盗防闺蜜,一句戏言竟一语成谶,发生在她自己身上。

  梁晴和徐燕的故事,犹如东郭先生和狼。

  二十多岁的徐燕是学服装设计的,在一家外资服装厂上班,一次设计失误,让公司损失惨重,被老板开除,而后被老公抛弃。别的服装公司再也不敢聘用她,梁晴无意之中听说了她的故事,又恰逢公司缺人之际,她便不计过往,高薪聘请了水深火热中的徐燕,工作生活中给予她无微不至的照顾,相差十多岁的两人渐渐成了好友。可谁料梁晴引狼入室,徐燕如今想鸠占鹊巢。

  电话是徐燕打的,梁晴虽心痛,但她并不害怕失去李大伟那个烂人。徐燕出面,说明李大伟还念一丝丝夫妻之情,张不开嘴。

  可眼珠子都没了还要眼眶子干啥?!这几年李大伟虽没把梁晴气死,也气了个半死。梁晴不是那种死皮赖脸之人,他李大伟又不是珍奇异宝,她才不会霸占,抱着狗屁不如的李大伟不放,她梁晴丢不起那人。只是眼下,女儿实在离不开人。她想等女儿满月后再回去处理这事,

  可罪魁祸首李大伟每次打电话,竟然一句不提惹下的祸,梁晴守着女儿也不好责问。

  梁晴不想和他在电话里吵,懒得吵,输了感情可不能输了骨气。有些事,有些人,该放的放,该丢的丢!

  两月后,梁晴终于脱身回家。

  一场夫妻间的谈话在一个雨夜开始。

  “我和她只是普通好友而己!再说她是你闺蜜,我也下不去手啊!”

  “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没说是别人的,偷吃擦不净嘴,这回没人帮你擦屁股了。”

  ……

  李大伟解释了半天,梁晴一个字没听进去。他也搞不明白了,他和徐燕虽关系有点暧昧,但绝无肌肤之亲,徐燕这是唱得哪出戏啊?

  他电话打过去,竟无人接听。气得他差点把手机摔烂。

  冥思苦想间,他心里突然打了个寒颤,难道是那晚……?

  梁晴一声不响地在卧室收拾衣物,敞开的箱子里装满了她的生活必需品。

  我将要去哪儿?我能去哪儿?想到此,梁晴手上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

  父母七八十了,她不想让他们替她担心。女儿正做月子,来不得半点刺激,兄弟姐妹那儿,都各自忙碌着,她也张不开嘴告诉他们事情的经过。

  而那个和她无话不谈的闺蜜,竟然鬼捂眼看上了李大伟。她眼里的草,在徐燕眼里怎么就成了宝呢?

  我瞎了,你徐燕蛮精明的怎么也眼瞎了呢?李大伟究竟哪个地方让你飞娥扑火,不顾姐妹之情?

  这些年,即便她和李大伟在一起吃了很多苦头,但有些事咬咬牙也就过去了。生活的苦,会随光阴淡去。但无论李大伟多浑,她都不曾背叛他,从没想过离开他。毕竟他们曾经深爱过,可如今将要失去挚爱的疼痛,让她喘不过气来,有些事已经触碰了她的底线,她再也无法原谅了。

  女人到了中年,竟然再次失了工作,弄丢了爱人;奋斗了半辈子,竟无栖身之地;心痛了竟然找不到疗伤的场所,可倾诉的人。

  梁晴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闪电伴随着滚滚雷声,狂风肆虐,树枝如群魔乱舞,这是入夏起来最猛的一场雨。梁晴咬着牙拉着皮箱,头发胡乱地贴在脸上,衣服已被雨水打湿,如膏药般紧粘在身上。

  她不想躲,更不想停下,却不知该去哪儿。

  梁晴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地在雨中踽踽逆行,风让她喘不过气来,泪水雨水淹没了她的双眼,她有点寸步难行。

  有些事,梁晴突然想知道为什么。

  一辆出租车在她面前戛然而止,她摆了摆手,出租车向闺蜜的住处驶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