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参加老公公司的聚会,却被老公老板骚扰,该和老公说吗

   夏小凝做完瑜伽功课,收拾地巾回房间,见陈安南如石化般深情地看着她,她扔下地巾抱住陈安南的腰,把头伏在他的下巴下。

   他俩都没有说话,就这样紧紧地抱着,就这样紧紧地依偎着,感受彼此心跳的声音。

   良久陈安南放开夏小凝,收拾好地巾,替夏小凝梳理爽滑的长发。夏小凝顺过头发,把头发绾个松松的发髻,换上了一袭湖蓝斜肩拽地晚礼服。这款礼服非常简洁,并无惊

   艳之处,轻软坠性的面料淡淡显出淑逸闲华,不热烈却养眼。

   等陈安南携手夏小凝到二楼的咖啡吧,晚会已经开始了。集团副主席正在致辞,这不长的致辞里,显出顶尖的文字水准,让人豪气顿生,热血沸腾地对方大集团的未来充满无比的信心。杨副主席致辞完毕,告诉与会人员,严主席随中国代表团已从东盟回国,晚些时候就会赶来会场。

   随后的晚会气氛非常热烈,看来这样的活动方大集团的高管早已适应。他们十分放松地享受这欢乐的晚上,插科打诨妙语如珠,和常日在办公室里正襟危坐的形象大相径庭。以夏小凝在航空公司的历练来看,这样的场合欧美人非常大方,能配合作秀,他们不似国人的内敛,腼腼腆腆鼓动许久才会有人上台表演节目,他们不在意节目表演得有多好,而是在乎互动的参与,在于享受这个过程带来的快乐和放松。没想方大集团的高管思想也如欧美人,参与意识非常强烈,不用做任何工作,都积极要求表演节目。

  

   陈安南和夏小凝坐在不起眼的地方,陈安南是首次参加这样的培训,还在适应之中。夏小凝闲闲地四处看着,她看到在节目的空档,李太太如花蝴蝶般满场飞舞,她穿一款镂空紧身礼服,不着衬裙的身体在灯光照耀下,煞是惊世骇俗。

   她贴在一个身形肥胖的老男人身上,那男人的手有意无意在她身上敏感地方游走,她‘咯咯’地笑着搔首弄姿和这个男人眉来眼去。

   夏小凝轻轻扯一下陈安南的衣袖,贴在陈安南的耳边说:“安南,李太太是不是和那个男人好啊?”

   陈安南‘扑哧’一笑,“凝凝,看来你也挺八婆的。”

   夏小凝有些不好意思说:“安南,我只是太好奇了,这个男人不是和我们一起来的,好像不是你们分公司的人了?”

   陈安南故作神秘捂着夏小凝的耳朵说:“凝凝,这人啊,是集团分管我们的财务副总监。”

   他俩正咬着耳朵,一个磁性的嗓子唱起了《Yesterday Once More》,陆陆续续有人滑到舞池之中跳舞。高总笑意盈盈邀请夏小凝跳舞,夏小凝落落大方随高总到舞池中央,陈安南随即也邀请高太太。高总是一个很绅士的男人,气度涵养均属上乘,夏小凝对他有着浓浓的好感,而高总的阅历让他处事分外成熟。

   高总得体地揽住夏小凝后腰,由衷地赞:“小夏,你的舞跳得很不错,人也非常有气质,有过目不忘的美感。”?

   ai

   夏小凝温柔地笑,拽地的裙摆摇曳生姿,“谢谢,高总,我学过一段时间芭蕾,现在还在带一个拉丁舞的培训班,跳舞算是长项。”

   夏小凝做完瑜伽功课,收拾地巾回房间,见陈安南如石化般深情地看着她,她扔下地巾抱住陈安南的腰,把头伏在他的下巴下。

   他俩都没有说话,就这样紧紧地抱着,就这样紧紧地依偎着,感受彼此心跳的声音。

   良久陈安南放开夏小凝,收拾好地巾,替夏小凝梳理爽滑的长发。夏小凝顺过头发,把头发绾个松松的发髻,换上了一袭湖蓝斜肩拽地晚礼服。这款礼服非常简洁,并无惊

   艳之处,轻软坠性的面料淡淡显出淑逸闲华,不热烈却养眼。

   等陈安南携手夏小凝到二楼的咖啡吧,晚会已经开始了。集团副主席正在致辞,这不长的致辞里,显出顶尖的文字水准,让人豪气顿生,热血沸腾地对方大集团的未来充满无比的信心。杨副主席致辞完毕,告诉与会人员,严主席随中国代表团已从东盟回国,晚些时候就会赶来会场。

   随后的晚会气氛非常热烈,看来这样的活动方大集团的高管早已适应。他们十分放松地享受这欢乐的晚上,插科打诨妙语如珠,和常日在办公室里正襟危坐的形象大相径庭。以夏小凝在航空公司的历练来看,这样的场合欧美人非常大方,能配合作秀,他们不似国人的内敛,腼腼腆腆鼓动许久才会有人上台表演节目,他们不在意节目表演得有多好,而是在乎互动的参与,在于享受这个过程带来的快乐和放松。没想方大集团的高管思想也如欧美人,参与意识非常强烈,不用做任何工作,都积极要求表演节目。

  

   陈安南和夏小凝坐在不起眼的地方,陈安南是首次参加这样的培训,还在适应之中。夏小凝闲闲地四处看着,她看到在节目的空档,李太太如花蝴蝶般满场飞舞,她穿一款镂空紧身礼服,不着衬裙的身体在灯光照耀下,煞是惊世骇俗。

   她贴在一个身形肥胖的老男人身上,那男人的手有意无意在她身上敏感地方游走,她‘咯咯’地笑着搔首弄姿和这个男人眉来眼去。

   夏小凝轻轻扯一下陈安南的衣袖,贴在陈安南的耳边说:“安南,李太太是不是和那个男人好啊?”

   陈安南‘扑哧’一笑,“凝凝,看来你也挺八婆的。”

   夏小凝有些不好意思说:“安南,我只是太好奇了,这个男人不是和我们一起来的,好像不是你们分公司的人了?”

   陈安南故作神秘捂着夏小凝的耳朵说:“凝凝,这人啊,是集团分管我们的财务副总监。”

   他俩正咬着耳朵,一个磁性的嗓子唱起了《Yesterday Once More》,陆陆续续有人滑到舞池之中跳舞。高总笑意盈盈邀请夏小凝跳舞,夏小凝落落大方随高总到舞池中央,陈安南随即也邀请高太太。高总是一个很绅士的男人,气度涵养均属上乘,夏小凝对他有着浓浓的好感,而高总的阅历让他处事分外成熟。

   高总得体地揽住夏小凝后腰,由衷地赞:“小夏,你的舞跳得很不错,人也非常有气质,有过目不忘的美感。”?

   ai

   夏小凝温柔地笑,拽地的裙摆摇曳生姿,“谢谢,高总,我学过一段时间芭蕾,现在还在带一个拉丁舞的培训班,跳舞算是长项。”